Browse Tag: 花緣

好看的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推薦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我的心情降到了谷底。
云泰祥的事,我现在不去多管,不管那边是什么腥风血雨,又是什么阳谋诡计,我现在都不去想他。
我就守在医院门口等着。
等着我的女人跟孩子,等着他们平安无事的出来。
但凡,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不管那个搞鬼的人是谁。
我都要杀他个干干净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从上午一直到下午,一共过去了六个多小时,按照这个程度,陈雅媛身体里的血都已经被换了几遍了。
我真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活着走出来手术室。
我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只有异常的坚定。
突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我看着医生快速的跑出来,七八个医生急急忙忙的来回奔跑。
我看着这紧张地画面,我就问:“怎么样?到底怎么样?”
没有人理我,所有医生都像是蚂蚁一样,各司其职,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也不敢多问,我也不敢打扰他们,深怕,我的任何一个举动,就耽误了他们的时间。
里面躺着的是我的女人,跟我的孩子。
我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个时候,我看着那个主刀医生出来了,他满头大汗地跟我说:“林总,大人小孩,都保住了。”
我一听都保住了,我立马咬着牙说:“谢谢你,我非常感谢你……”
我话还没说完,医生就脸色凝重地跟我说:“你先别急着谢我,孩子提前三个月早产,发育严重不良,孩子的体重只有一千零八十克,只有三十厘米,是正常婴儿的一半还不到,后天能不能撑过来,我们也不确定,现在,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抢救,这是风险责任书,按照惯例,希望你签订一下。”
我看着责任书,我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签字了。
孩子能活着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他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这件事,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都怪不到他们身上。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
我立马说:“我老婆怎么样?”
医生说:“非常虚弱,但是好在,保住了性命。”
我点了点头,大人没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个时候,我看着陈雅媛被推出来了,她整个人都非常虚弱,虽然清醒着,但是嘴唇已经惨白了。
我赶紧握着她的手,一瘸一拐地跟着医生,一起推着她去病房。
进了电梯,陈雅媛就哭着跟我说:“带我……去见见孩子……”
我看着陈雅媛那双迫切的眼神,我立马说:“等你好点了……”
陈雅媛立马哭着说:“我求求你,带我去见见孩子,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求求你……”
我立马说:“你没事的,你绝对没事的,你放心,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我说完就看到陈雅媛那张坚持的脸,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还在在那?”
医生立马说:“在保育室,我建议,还是等她身体恢复一下,而且,现在孩子你们见到了,可能会负担更重。”
我说:“没事,我们扛的住,现在就去。”
医生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电梯门开了,医生就推着陈雅媛一起朝着保育室去。
很快就来到了保育室,我隔着玻璃,朝着里面看,我就看着一个特别小的孩子,还没有巴掌大的孩子,浑身通红通红的,插满了管子。
当我看到的时候,我整个人的心都揪起来了,真的,那么小的一个身体,居然插了那么多管子。
我握紧了拳头。
妈的……
老天爷,你跟我开玩笑的是吗?
你有本事,你冲我来就行了,你干嘛折磨我的孩子呢?
陈雅媛坚持着要坐起来看看孩子,我赶紧扶着她下来,她强忍着痛苦,虚弱地走到玻璃前,当她看到孩子的时候,她双手趴在玻璃上,恨不得立马扑进去抱一抱我们的孩子。
医生说:“是个男孩,现在他非常的虚弱,根据现在的科技,我想只要不出意外,就应该没问题,所以,我希望你们现在尽快去病房休息。”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推薦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
我立马扶着陈雅媛,我说:“走吧……你得好好休息,你还得照顾我们的孩子呢,你必须得撑过去。”
听到我的话,陈雅媛立马擦掉眼泪,乖乖地上了病床,虽然,她眼神里有一万个不甘心,但是还是乖乖的。
陈雅媛咬着牙说:“阿峰,你说的对,我得照顾我好自己,我得好好的,否则,我怎么照顾我们的孩子呢。”
我点了点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跟医生一起送陈雅媛回病房。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病房。
我坐下来,紧紧地握着陈雅媛地手,陈雅媛很坚强,我从她的眼神里,从未见过那么坚强的眼神。
她像是充满了元气似的,再也没有颓废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吧。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推开了,我看着吴灰还有三猫,带着十几个兄弟冲进来。
“妈的,这算什么?突然带个女人过来要分遗产,把我们三嫂放在眼里吗?”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推薦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txt-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展示
“就是,又要金矿地股份,又要分人家的家产,这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一点情义都不讲,现在我们老大那么乱,他这个时候要来分钱?还讲不讲义气。”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笔趣-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展示
我听着兄弟们乱七八糟的话,我就吼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放吗?”
听到我的吼声,所有人立马安静下来。
吴灰立马低着头说:“不好意思大哥,我没教好。”
所有人立马低下头,跟我说:“对不起老大……”
我吼道:“够了,上面的事,轮不到你们来议论。”
所有人都脸色铁青,不敢再说话了。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积压的火气一下子就冲上来了,突然陈雅媛握着我的手,跟我说:“阿峰,钱,我们都可以不要,谁想要,给谁好了,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我看着陈雅媛那张殷切地脸,我立马说:“这件事,是原则问题,我会处理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任何委屈,你先休息,剩下的事,都交给我。”
我说完就站起来拍拍陈雅媛地手,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随后我扭头就走出去。
张北辰,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六亲不认……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38章:我們會很幸福(完)閲讀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弟弟,快抢绣球啊,抢到了,就是你结婚了。”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整个大地上,都是人,马帮的人,张北辰人,我们腾辉的人。
我坐在椅子上,内心有些错愕。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ptt-第838章:我們會很幸福(完)閲讀
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我看着空中一颗绣球掉下来,落在我的怀里,我接到手里,看着这鲜红色的绣球。
我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意思没意思,连抢绣球都要内定,真没劲啊。”
我听着张辉的抱怨,我立马笑起来,我将绣球递给他,他立马不爽地说:“我靠,我只是抱怨啊,我可没说过我要结婚啊,女人,太麻烦了。”
我看着张辉那张抱怨的脸,我就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我慢慢的站起来,我看着凌姐,她穿着洁白的婚纱,跟陈英龙拥抱着,两个人很甜蜜。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陈英龙,不是死了吗?”
张北辰立马说:“诶,他很走运啊,躲到了地下室,结果逃过一劫,我花了三天三夜,把整栋都铲平了,才把他救出来的。”
我听着,心脏就快速的跳动着,我看着凌姐奔跑起来,我立马要去追,但是张北辰立马拉着我。
他说:“他今天是新娘,他的丈夫,叫陈英龙,看着就好了。”
我皱起了眉头,是啊,凌姐今天是新娘,他的丈夫,是陈英龙,我看着就好了。
看着就好了,看着看着,凌姐就越来越远,我再也看不到她了,只剩下她的笑声,以及那洁白的婚纱……
我睁开眼,整个人,都觉得很轻,那种轻盈的感觉,像是整个人都已经掏空了物质,欲望,贪念,只剩下一颗单纯的心。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我觉得,我像是做了个梦一样。
我梦到,凌姐结婚了,跟陈英龙结婚了,我带着我的孩子,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心里有些分不清,我做的是梦,还是现实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内心充满了一种渴望,那种渴望告诉我。
这不是梦,是真实的,非常非常真实的现实。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凌姐,我想看清楚……
我按了一下铃,很快就有医护人员进来,看到我醒了,就问我:“你要见什么家属吗?”
我说:“不用了,给我一个轮椅,我想自己去见一个人。”
听到我的话,护士很诧异,她说:“你现在很虚弱……”
我立马坐起来,我不觉得我虚弱,我觉得,我很健康,我前所未有的清明过。
看到我坚持,护士赶紧给我推来轮椅,我挣扎着爬上轮椅。
护士推着我,我问她:“你们收治一个叫凌芳的女人吗?”
听到我的话,护士立马说:“我可以帮你查查。”
我笑着说:“快,我要马上见他。”
护士赶紧到前台去查,过了一会,她说:“在外科病房,我推你过去吧。”
我说:“不用,我自己去。”
护士很为难地说:“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很难交代的,你们马帮的人那么凶……”
我说:“你放心,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我说完就推着轮椅,自己出去,我坐进电梯,内心带着极其强烈的期待感。
很快,电梯门开了,我直接推着轮椅,去找凌姐的病房,很快,我就找到了凌姐的病房。
我轻轻的推开门,房间里没有人,我四处看了一眼,我看着阳台的窗台上坐着一个人,头上缠着纱布,身上也都是绷带。
她一手叼着烟,一手拿着酒,看着外面的太阳,整个人安静的坐着。
我推着轮椅过去,我笑起来,我说:“啊姐……”
听到我叫她,她立马回头看着我,当看到我的时候,她也对着我笑了起来,她那张悲情又绝望的脸上,挂上笑容,是那么的让人难过。
她笑着说:“弟弟,你醒了,喝酒吗?”
她的嗓音嘶哑,动作生硬,像是喝了很多酒,也宿醉了似的。
我推着轮椅走过去,她把烟头丢下去,然后抽出来一根烟,塞进我嘴里,她拿着打火机,给我点着了,我狠狠地抽了一口,她又把烟给拿回去,放在嘴里狠狠地抽了一口。
她把酒递给我,我没有接,她反而大口大口喝起来了。
我看着她很痛苦的样子,我就说;“啊姐,我做了个梦。”
火熱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txt-第838章:我們會很幸福(完)鑒賞
凌姐回头看着我,她问我:“什么梦?”
我笑着说:“我梦到,你跟陈英龙结婚了,我带着,我的女人,我的孩子,参加你的婚礼,我还抢到了你的绣球,但是我觉得好真实啊,感觉,这不像是个梦。”
凌姐擦掉脸上流下来的眼泪,骂骂咧咧地说:“我去他妈的陈英龙,这个王八蛋,跟陈汉生那个混蛋一样,草他妈的,为了义气,丢下他们的女人,就算他活着,老娘也不会嫁给他们了,老娘不嫁,还是我弟弟好,怎么都不会丢下我。”
她说着就笑起来,哈哈大笑,但是那眼泪,不停的流,我看着她悲伤的样子,我的内心,不由得也纠结了起来,我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原来,梦,终究是梦啊,梦有多么美好,醒过来,就有多痛苦。
凌姐伸手摸着我的脑袋,笑着说:“弟弟,男人而已,啊姐不放在心上的,死了,就死了,我都不放在心上,你也不准放在心上,啊姐这辈子,有你,就足够了。”
我看着凌姐那张痛苦的脸,她说的多么潇洒,这个时候,就有多么的痛。
我哽咽了一下,但是,我内心,总觉得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我感觉,那个婚礼,不像是梦,是非常真实的,我觉得陈英龙应该没死。
我看着凌姐悲伤的样子,我真的无法接受,我要去找张北辰,我相信,陈英龙一定没死。
我立马打开门,突然,我看到张北辰带着大批的人从走廊里走出来。
当我看到张北辰的时候,我的内心,突然笑起来了。
我觉得,那不是梦,那是上天早已注定的美好的结局。
我越来越期待,看着那最后的身影,突然,一道阳光刺激我的眼里,我看到了。
我立马笑着说:“啊姐,那不是梦,他来娶你了。”
我说完就笑起来,我看着凌姐默默的从阳台上下来,她麻木的走到门口,突然,她扯着嘶哑的嗓音哭起来,并且痛骂道:“你这个王八蛋,你还敢回来,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我看着凌姐,朝着那道光奔跑,看着她奔向幸福,我微笑起来。
这,应该不是梦,很真实。
我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从电梯里,楼道里走进来,所有人都朝着我奔跑过来。
吴千钰,余安顺,陈雅媛,龙婧,龚菲,还有我的女儿朵朵。
“阿爸……”
我看着他们都奔跑过来,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我微笑着接受他们,将他们拥抱在怀里。
是真的,不是梦。
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看着凌姐,她也看着我,我们姐弟两相视一笑。
所有的苦恼,纷争,懊悔,都在这笑容中,泯灭。
我相信,我们会很幸福。
并且,一直幸福下去。

優秀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26章:萬事俱備熱推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求婚的事,并没有多隆重,但是,却很美丽。
这一天的回忆,将会成为日后多数人的记忆。
我希望,有一天,恨我的吴千钰,能够回忆起今天。
在她的眼泪中,多少,有那么一点好的成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早上,风吹开了窗户,把窗户吹的嘎吱嘎吱响。
我从床上起来,看着身边的吴千钰,她睡的很死,我起床去关上窗户。
回头,看着这个女人,她已经把我当做是他的丈夫,而她,也在适应成为我的女人。
我看着外面的黑云,很压抑。
我穿上衣服,看着震动的手机,是余安顺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余安顺说:“该上班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我觉得很奇怪,吴千钰不是个慵懒的女人。
但是,昨天晚上,她睡的很早,而且没有喝酒的她,居然睡到了九点。
这跟他的性格,很不相符。
她是个精致,又勤劳的女人,我还记得,她第一次睡在我床上的那一夜,她起的很早。
比我都早。
而我也不认为,她是原形毕露了。
我觉得很奇怪,十分奇怪。
我说:“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我挂了电话,坐下来,我看着吴千钰,我轻轻推了她一下,我说:“该起床了。”
吴千钰呢喃着说:“我很累,非常累,让我再睡一会吧,好不好,老公……”
我听着最后两个字,我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我赶紧缩回手,像是被烫了似的。
我深吸一口气,赶紧穿上衣服,离开房间。
到了外面,我觉得很难受,我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我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我是不是,不应该再走复仇的道路。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26章:萬事俱備推薦
我真的要伤害这个女人吗?
我依稀还记得,她说,她选择了我,即便是选择错了,她也不会怪我,因为那是他的选择,所以,她会为他的选择,而负责人。
哪怕是,我要她的命。
我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突然,我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我立马回头,我看着是陈英龙,他昨天晚上跟我一样,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芙蓉会所。
看到我这么大的动静,陈英龙有些奇怪地问我:“你……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
我低下头,我说:“没有,今天就卖了马币吧,好好跟啊姐过日子。”
我说完就招招手,三猫立马开车过来。
陈英龙说:“我看你脸色很不好,我们潮汕人很迷信,你这是印堂发黑,应该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所以,你还是小心点吧?”
我坐上车,看着陈英龙,我说:“担心好你自己吧,赶快退场,不要再参与我们的家族生意了。”
我说完就关上窗户,我闭上眼睛,捏着鼻梁,确实,我心神不宁。
因为我要做的事,我不确定,我从未这么纠结过。
车子开到了云泰祥,我直接下车去办公室,到了办公室,我看到余安顺还有翟林都在等我。
翟林跟我说:“有关部门,帮我们打通了相应的渠道,帮我们在国外安排了上市,今天就可以敲钟了,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新马就可以在离岸市场上市,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谢谢你翟老师。”
翟林笑着说:“不用客气。”
余安顺跟我说:“今天早上,有一大笔资金进入,全力买入新马的马币,大概有两百亿的金额,对方购买了将近百分之四十的马币,对方明显的不知道怎么运作金融,就是硬着头皮死买,把价格炒高了三倍,现在马币的价格,涨到了八十左右,如果我们再进行炒作的话,马币的价值,还会更高。”
我说:“马币,会跟股市一样吗?会受所有制的限制吗?”
翟林笑着说:“当然不会,马币就是虚拟出来的货币,就跟q币一样,你想发多少,就发多少,他跟bite币还不一样,bite币需要时间挖矿,而且存量也有限制,所以他的价格以及价值,都很高,而你的马币,就是纯碎糊弄人的东西,想发多少就发多少,如果有人买,他要多少,你就可以给多少,所以,你不用怕被人架空权利。”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知道了,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两百亿,应该是黑八的钱,他已经进场了,我们在结婚的那天,就大把的发放行的马币,把价格打死,然后套现,让黑八破产,然后,再动手……”
余安顺说:“明白,这是密城的奠基邀请函,以及开业剪彩活动,我们的银行,可以正式开办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我会去的。”
我说完,手机就响了,我看着是刀保民的电话,我立马问:“刀爷,怎么了?”
刀保民说:“我已经跟黑八的人联系了,安排了当天结婚的事宜,对方说会配合我们,我以需要抬嫁妆为由,在名爵酒店,安排了三百个兄弟,一切,都已经差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婚礼顶在周日,还有……两天……”
我说完,就觉得很恐慌。
一眨眼,就只剩下两天了,两天之后,就是我跟命运再次较量争锋的时候了。
是错,是对,我也已经无暇顾及了。
我只能顺着命运的推手往前走了。
刀保民说:“那,就这么说吧,一切,都交给命运吧。”
电话挂了。
一切,都交给命运,这句话,显得那么仓皇无力……
我站起来,我说:“走吧,去缅国……”
余安顺点了点头,跟我一起离开办公室,我坐上车,前往缅国。
突然,天空打雷了,我看着天空乌黑的黑云,雨,下个不停,雨季的瑞城,有些吓人。
那黑云就像是我此刻的心情一眼。
而那瓢泼的大雨,似乎在印证着两天之后的世界。
将会血流成河。

精华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笔趣-第813章:久仰大名讀書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睁开眼睛,外面的风吹的很大,窗帘被吹的飘摇,我从床上起来,看着外面的天空,很阴沉。
又要下雨了,热带的雨季,又要开始了。
我看着床上的龚菲,在她后背亲吻了一下,便穿上衣服离开,我直接下楼,在黎明刚刚过去,就前往公司。
到了云泰祥的总部,我以为我已经够早了,没想到余安顺已经来了。
我坐下来说:“情况怎么样?”
余安顺说:“一切,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进行,密城那边,一夜之间清空了那些诈骗犯,并且,已经下发了银行的营业执照给我们,有一笔交易请求已经发送,但是没有到开市的时间,所以马币还没有交易,这笔钱,应该是陈英名的钱。”
我捏着下巴,我说:“吴千钰的钱,怎么说?”
余安顺说:“虽然约定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联系,那二十亿,也还没有动静。”
我靠在椅子上,我说:“你觉得,吴千钰,能说动她的父亲吗?”
余安顺笑了笑,她说:“很难,整个边境的环境,很混乱,能在这边站稳脚跟的人,都不是普通人,黑八那种能活了二十几年的人物,而且还做到了地下钱庄最大的老大,虽然我不信命,但是我相信,应该有某种力量眷顾着他。”
我笑了笑,我说:“很难相信,从你嘴里说出来这些话。”
余安顺笑了笑,他说:“调侃一下而已,但是,能成功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十,黑八那种人,很阴险,他做什么事,都会三思。”
“三思?”
余安顺笑着说:“思危,思变,思退……他们遇到机遇的时候,绝对不会先冲进去,一定会先思考这个机遇的危险性,所以,他们才能活这么长久,吴千钰很年轻,野心勃勃,很有干劲,也是黑八的女儿,很疼爱,但是,黑八绝对不会因为她的女儿,就暴露自己。”
我很头疼,如果至始至终,黑八都不露头的话,那么,我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余安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不要着急,慢慢来,该安排的安排,该做的做,我们就当我们正在做所计划的事,与仇恨无关。”
我点了点头。
余安顺说:“如果要考马币割韭菜,最好的办法,就像是bt币那样,在国外谋求上市,然后通过双向收割,来收购做空与做多,防止黑八那种狡猾的狐狸逃出牢笼。”
我点了点头,我说:“这点,我并不懂,而短短的时间进行上市,我看,很难做到。”
余安顺说:“你可以拜托我的老师,他一定有办法的,这是他的本业。”
我点了点头,我立马给翟林打电话。
电话通了,我说:“喂,翟老师,我想,短时间内,找到一家公司,到国外上市,你能帮我吗?”
翟林笑着说:“到国外上市?你小子虽然欠了很多钱,但是你并不缺钱啊,现在云泰祥的股价再涨,你小子,没必要到国外上市啊,你要明白,到国外上市,你的命,就彻底的交给了资本家了,他们会想尽办法的榨干你,最后把你提出股市。”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可以不用云泰祥。”
翟林笑着说:“很难,国内的公司,想到国外上市,要么体量够大,要么足够有前景,要么,肯割肉,稀释足够多的股份,让他们来收割国人的钱,这三样,国内的公司但凡有一个愿意做的,也轮不到你收购了去国外上市了。”
我很头疼,我说:“一定有办法的吧?你想想办法。”
翟林笑着说:“什么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就是,你想要借鸡生蛋,你好歹也有一只鸡,你什么都没有,让我想办法?我想破脑袋,也没办法啊。”
我看着余安顺,她严肃地说:“我做不了决定。”
我深吸一口气,是啊,她做不了决定的,眼下,她肯为我的私人仇恨而奔波,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这么重大的决定,我根本没办法的。
我立马说:“想想办法,翟老师,我不能拖云泰祥下水的,这次,是我的私人恩怨,我求求你,再帮帮我。”
云泰祥是一家快百年的企业,刚刚经历那么多风雨,现在马帮,腾辉,上万号人都在靠着云泰祥吃饭,我绝对不能为了我的私人恩怨而拉他们下水。
翟林深吸一口气,他说:“你小子,尽给我出难题啊,咦,我看你们新马的马币今天有点动静啊。”
我立马说:“我准备炒马币。”
翟林说:“你想变成恶龙啊?”
我立马说:“只为了私人恩怨,我并不打算深做。”
翟林说:“把新马摘出来,不过,以他现在的账本,很难到国外上市,不够看,不过没关系,只要有钱,咱们就可以并购,但是,并购需要钱,你有吗?”
我说:“我没有,但是我可以套,马币现在就可以套五十亿的现金出来,银行我可以借,可以配资。”
翟林说:“你小子……好,我答应你,先把新马摘出来,然后我帮你兼并做账,然后到国外上市。”
我说:“好,新马可以牺牲,只要能成功,在所不惜。”
我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余安顺说:“我现在就拟定剥离新马的通告,新马现在的价值,很低,而加上之前的负面新闻,我就以剥离不良资产唯有,相信,不会有人反对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看着办就行了。”
我说完,门就被敲响了,我说:“进来。”
我看着吴灰带着几个人进来,我就有点奇怪,这几个人我并不认识。
我说:“有什么事?”
吴灰说:“这几个人说是来投资的。”
我皱起了眉头,投资?
我看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很黑,油头粉面的,不像是个商人,倒是很精炼,我还没说话呢,他突然就笑着走过来跟我握手。
“久仰大名啊,林先生幸会幸会……”
我伸出手,下意识的跟他握手,突然一把家伙顶在了我的腰上。
我心里猛然一惊。
他们是杀手?

zibwk好看的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第781章:魚死網破相伴-5anqw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陈英名的笑声一直不断,他那恶心人的笑容,尽管不在我面前,我也依然能够看到。
狰狞,又扭曲。
我抬头看着天上的烈日。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么不公?
天,不会给我答案,只会,让我低头。
但是我偏偏不想低下头。
哪怕是死。
陈英名笑着说:“为什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能说会道吗?你不是说起来道理,一套又一套的?你不是喜欢站在正义的角色苛责别人吗?为什么,你现在不说话了?”
我无话可说。
陈英名冷笑着说:“因为,那时,你是一个成功者,而此时,你就是个失败者,你也领悟了,你也赞同了,失败者,是没有话语权的,就像是俘虏一样,等待着成功者的审判,是做个狗呢,还是做个死人呢?你可以自己选。”
我说:“你想让我做你的狗?”
陈英名笑着说:“为了我女儿,给她补偿……”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可真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啊,真伟大。”
陈英名笑着说:“你还有四十分钟,收盘之前,拿出来你的诚意,我会视作你投降,否则,我会赶尽杀绝。”
我直接挂了电话,我大口的呼吸,整个皮肤感觉火辣辣的,我抬头看着天空的太阳,灼烧我的眼睛都生疼,我渐渐的失去识相,渐渐的被阳光所吞噬。
我像是要被烧着了一样,感觉到死亡在逼近。
我耳朵里一片轰鸣,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愤怒。
你想要我像狗一样?你想要用我来弥补你的女儿?你想要通吃?
凭什么?
你以为我输了吗?
我还没有?
我还有四十分钟。
这四十分钟,生死未定。
突然我的身体被拉开了,我听着一阵辱骂声。
“你他妈有病啊?想死啊?站在路中间?”
我的眼睛渐渐恢复了视力,我看着停下车打开车门的人手里拿着铁棍要过来打我似的。
整个人都骂骂咧咧的。
我直接从背后拿出来枪,对方看到我手里的枪之后,立马就停下了脚步。
我的人立马下车,慢慢靠拢我,我看着那个要打我的人,他很慌,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凌姐从背后抽出来长刀,对方吓的赶紧往车里跑,我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我就笑起来了。
我说:“啊姐……我们拼了吧。”
凌姐笑着说:“我叫人……砍死那个王八蛋。”
我摇了摇头,我笑着说:“不,不打架,小孩子才打架,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打架了。”
我拿着手机给周天明打电话。
我说:“周行长,我输了。”
听到我的话,周天明叹息了一声,他说:“可惜啊,还是没能拿下云泰祥,不过没关系,等着平仓吧……”
我说:“不……我想跟陈英名同归于尽。”
听到我的话,周天明立马说:“什么意思?”
我说:“我不能让他好过,我说过,我就算不赢,也让他赢不了,强行平他的仓……”
听到我的话,周天明立马说:“你这个年轻人,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啊?”
我说:“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知道,这样,你们银行就没有赚头了,但是,我答应你,等我稳下来之后,我会从云泰祥的公司收益,给你补偿。”
周天明深吸一口气,他说:“我开个会吧,等我消息。”
我挂了电话,我立马给邢主任打电话。
我说:“喂,邢主任,我输了,云泰祥,我没有拿下。”
特工 重生 快 穿 全能 女神
邢主任立马说:“哎呀,太可惜了,只要你拿下,立马身家好几百亿了,那么,接下来,你可能会面临很多问题啊,你说,你要怎么办啊?”
我说:“我输,不代表别人赢,现在,你要帮我做一件事,卖了,我出售你们的股份。”
邢主任立马说:“现在卖?没有过限售时期啊,如果我们卖了,不赚钱的啊。”
我说:“把股价打下去,让云泰祥股价崩盘,强行平陈英名的仓,我答应你,现在一股亏多少钱,将来我从云泰祥的公司收益补给你们。”
邢主任立马说:“噢……我明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明白了,但是,股份是银行的股份,买卖,不由我啊。”
我说:“拜托你了,生死成败,就在这一瞬间了,拜托了。”
尸神鬼仙
邢主任笑了笑,他说:“行,你那么仗义,我肯定帮你,但是成败,看天意,等我消息。”
我说:“好……”
我挂了电话,赶紧给冷天佑打电话,电话通了。
我说:“我输了,我没有在股市大战中拿下云泰祥。”
冷天佑悲壮地说:“为什么?凭什么?”
我说:“是啊,为什么?凭什么?我不服,所以,我要跟陈英名拼命了,我要强行平他的仓,接下来,我会把股价打爆,让银行强行卖掉他的股份,我没有钱了,我要赢,只能靠你帮我了,我知道,你还有上百亿的资金,还有百分之16的股份,都给我,让我拿下云泰祥,我知道你恨我,但是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陈英名,给我,我就能赢。”
冷天佑沉默了,我知道,他在考虑,对于我的恨,一点都不亚于陈英名。
我虽然无辜,但是他就是恨我。
突然,吴开艳说:“我已经联系好律师了,准备把所有的资金还有股份,都过户给你,以免费转赠的方式给你,云泰祥,拜托你了。”
我深吸一口气。
冷俊辉死了,他手里的股份,等于是失去了控制,而冷天佑手里的上百亿资金还没有启用,这是最后的战力。
我说:“放心,云泰祥,永远有冷家的位置,这是我林峰对你的承诺。”
吴开艳哭着说:“好,我相信你的承诺,等我。”
我挂了电话,赶紧给余安顺打电话。
余安顺有些沉重地说:“回来吧,不管你现在赢多少,已经无法挽回败局了,回来商量商量,该怎么减少损失吧。”
我立马说:“不,他还没有赢,我们也没有输,我们可以选择自爆,轮不到他来处置我们,把我们的股份,都卖了……”
余安顺说:“有什么意义呢?现在卖的钱,所有的盈利,都会扣除在公司里,你拿不到控制权,你就没有权利处置公司资产。”
我说:“还记得我们挖的坑吗?把股价打下来,强行平陈英名的仓。”
余安顺说:“强行平仓,需要股价下跌,我们只有不到百分之14的股份,现在卖了,解决不了啊……”
我说:“银行会卖,机构会卖,主力出逃,股价肯定暴跌,相信我,相信我……死,也不能让他好过……”
余安顺立马说:“我懂了……”
我挂了电话。
我看着天上的太阳。
我死死的盯着太阳。
你想要我低头?
我偏偏要昂首挺胸地看着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