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Tag: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熱門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73、見穆鐵生,往穆武王府去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穆武王府在皇城中,也算一方强大势力。
穆武王穆元芳乃是人皇弟子,与韩啸算是同门。
暂时韩啸还没有公开自己人皇弟子身份,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陶浩然弟子。
光凭永宁侯府的实力,还无法为他在皇城中撑腰。
那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势。
接穆武王府的大势。
一件十亿灵石的星陨石拍卖掉,又引出有价无市的星辰铁交易。
最终,这块星辰铁以三件上品灵器,三颗五转灵丹被换走。
今日这拍卖交易会可谓一波三折,其中精彩程度,让人惊叹。
上官三小姐之名,和其身后壕无人性的韩啸,一下子被所有人记住。
这也是上官都尉府这么多年,最豪横的一次。
“三妹,你,哎,回去你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等拍卖会散场,在场外相遇,上官临风看着满脸红霞的上官若言,低声叹道。
今日上官若言是出了风头,但这风头可不是好出的。
上官都尉府的境况,都是秉承低调再低调的原则。
今日上官若言之举,回到家中,怕不止是禁足这么简单了。
“二哥放心,我自有应对之法。”
上官若言轻笑一声,然后看向上官临风身边,被两颗明珠衬托的更加明艳的婉儿。
“你还是想想,如何尽快将二嫂娶过门吧。”
上官若言的话让婉儿满脸绯红。
回城途中,韩啸自然又是与上官若言同乘,其中绮丽风光,不足为外人道。
等上官若言归家,这次韩啸没有让殷勤的车夫将自己送到永宁侯府,而是去了昌宁商行。
“公子。”
罗九生与唐迟已在那里等待。
今日这一场交易行,可算让他们两人开了眼界。
自家公子的豪横,真是不可理喻。
“呐,这两件上品灵器你们拿去温养,等合适时候,我再帮你们炼制成法宝。”
韩啸随手一甩,两柄长刀落在罗九生和唐迟面前。
上品灵器!
这竟是价值十亿灵石的上品灵器。
这等宝物,若是罗九生拿来御使,实力绝对十倍提升不止。
“哈哈,我老罗这性命算是卖给公子了。”
罗九生哈哈一笑,也不推辞,直接将长刀握在手中,然后灵力催动。
片刻之后,这长刀化为一道灵光,没入他身体之中。
“嗡——”
随着这上品灵器入体,他身上的灵力陡然变化,变得更加浓郁。
“真没想到,炼化一件上品灵器,竟是能让我的修为突破。”
说到这,罗九生苦笑着摇摇头道:“便是知道也无用,这等宝物我也买不起。”
十亿灵石的上品灵器,元婴境界的高手,如果不借助身后势力,是很难得到的。
就是仙卫营那些军将,也不过得一件下品灵器就欣喜不已了。
“多谢公子赏赐。”
见罗九生已经炼化灵器,唐迟也不再犹豫,伸手将那长刀接住,然后灵力灌注其中。
只是他修为还未到金丹境界,一时根本炼化不了这灵器。
韩啸抬手,一道灵力透过唐迟的身体。
“嗡——”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73、見穆鐵生,往穆武王府去推薦
一声轻响,那灵器似乎达成协议,再不反抗,瞬间没入唐迟身体当中。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73、見穆鐵生,往穆武王府去分享
灵器一入身体,唐迟身上的气势快速攀升。
直达金丹境巅峰后,他身上的力量才缓缓收敛。
不过这不是说他就是突破到金丹境界了,而是他能发挥出金丹境后期的实力。
有这般实力,平时自保也是够了。
“这些灵石交给你,你放手去扩展商行就是把。”
等唐迟将修为平复,韩啸又开口道。
他递给唐迟的储物戒中放着一亿灵石。
这是出手灵器所得的一小部分。
有这么多的资金,相信唐迟可以将商行做大。
“公子放心,我会最快时间让商行成为皇城中有名的大商行。”
有了这一亿灵石为后盾,唐迟更有信心。
“大掌柜,有人来寻韩先生。”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73、見穆鐵生,往穆武王府去相伴
这时,静室之外,有人低声唤道。
“呵呵,是我约了穆武王府的人,让他进来吧。”
韩啸笑着说道。
唐迟点头出去,片刻之后,他领着穆武王府的管家进来。
见到韩啸模样,这管家微微楞神。
这么年轻,不可能是能炼制出上品法宝的大宗师。
那可能是大宗师的后辈,或者代理人。
“韩先生,在下穆铁生,是穆武王府的管家。”
穆铁生向着韩啸一抱拳,然后道:“不知韩先生在拍卖场所说的话,可是真的?”
在拍卖场时候,穆铁生本准备再加价的。
但韩啸传音,让他收手,说是愿意帮穆武王府炼制一件上品法宝。
若不是韩啸出言,他是不会收手的。
“正是如此,我才让前辈收手。”
韩啸笑着道:“不过一块星辰铁,不值那么多灵石的。”
后世对星空开发程度远不是现在可比,对各种星辰宝物也都有研究。
星辰铁这样的宝材,若不是天玄世界灵气枯竭,还真不稀罕。
听到韩啸的话,穆铁生再次打量他一眼。
一块星辰铁,竟是说的不值钱?
此子如此年轻,说话却这般豪横,定是背后站着高人。
“那不知何时能去我穆武王府炼制法宝?”
精华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73、見穆鐵生,往穆武王府去展示
穆铁生看着韩啸道:“先生放心,所有灵材我王府都有,至于酬劳,也可以到王府谈。”
“好啊,刚好今日有空,我去看看你们准备炼制什么法宝。”
韩啸笑着出声。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73、見穆鐵生,往穆武王府去熱推
是这位韩先生自己去,不是他身后的高人去?
穆铁生虽是疑惑,但并未出声之一,而是点头道:“好,那就随我来吧。”
等到楼下,一辆颇为普通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口。
韩啸登上马车,才发现其中另有乾坤。
这马车外观看似普通,其实当中设有多重法阵,不但稳固,空间也被扩展数重。
此时看似人在马车中,其实根本就已经在另一处空间。
哪怕有人袭击,也伤害不到车中人丝毫。
不过这种处理办法,后世已经不用了。
因为后世出现放逐术法,只需一个法术,就能让这马车当中空间迷失在虚空之中。
“怎么,韩先生对这空间法阵也有研究?”
坐在韩啸对面的穆铁生笑着问道。
这马车可是一位新晋阵道宗师的杰作,在皇城中很是受到追捧。
穆武王府也是花费不小,才将这马车拿下的。
“呵呵,不算精通,只是略懂。”
韩啸笑一声,然后道:“这马车中可不能坐身份尊贵之人。”

优美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7、上官春秋,永寧侯歸來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若言,这几日可去了灵焰宫?”
上官春秋伸手指指面前的棋盘,一边布子,一边出声问道。
“这几日都去了灵焰宫,灵焰公主将花仙子之事已经安排妥当。”
上官若言在对面坐下,一边伸手拿起棋子,一边开口道。
上官春秋点点头,随手落子,又道:“这是陛下安排的事情,你们好好做就是。”
说着他又抬眼看向上官若言。
“见到韩啸了?”
上官若言捏着棋子的手指一颤,低头道:“嗯。”
上官春秋看她一眼,淡淡道:“那小子入皇城书院了?”
上官若言又是哼一声。
两人落子很快,都是默默无声。
许久之后,棋局陷入僵局。
“若言,你当知道,你是我上官家明珠。”
上官春秋轻声道。
“若言明白。”
上官若言点点头。
“哈哈,若言,这一步子,可是昏招啊!”
上官春秋长笑一声,伸手落子,将上官若言所布之子都吃掉。
上官若言苦笑一声道:“是若言输了。”
“丫头,你是心乱了,对不对?”
上官春秋的话让上官若言小脸一红。
“呵呵,陛下曾单独召见韩啸,然后——”
上官春秋看向上官若言,低声道:“帝心甚悦。”
什么意思?
上官若言疑惑抬头。
“此子虽出身寒门,但乃是宗师之子,又是皇城书院弟子,还蒙人皇看中,配我上官明珠虽差了些,但也不是没可能啊……”
上官春秋长笑一声,缓缓转入后院中。
爷爷召自己,就是为了说这个?
而且他闭关出来,似乎气色也好了许多。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看着纷乱的棋局,上官若言一时痴了。
——————
之后两日,韩啸都是与上官若言一同上课。
自上官春秋说话,上官若言似乎解开心结,对韩啸笑颜相对,娇声软语。
这一幕,让韩啸惹来书院许多白眼。
不过这等情趣,韩啸乐在其中,每日早起去书院,傍晚才归,很是勤奋。
“韩啸,侯爷归来,召你去。”
这日回到永宁侯府,韩木申来寻他,告诉他永宁侯归来。
韩啸忙整理衣衫,随韩木申去见永宁侯。
入三重森严的大院,大堂之中,立着一位一身甲胄的干瘦老者。
这老者身上一道蓬勃气血升起,宛若游龙般绕着身体四周盘旋。
这是出窍境武修的行功方式。
韩啸立在一旁,当老者将身上游龙收了,睁开眼睛,方才一躬身:“韩啸拜见侯爷。”
这干瘦老者就是永宁侯韩再春。
“嗯,你来数日,我在营里没有时间,今日归来,便召你来。”
上下打量一下韩啸,永宁侯点点头道。
韩啸虽然是旁支,但代表昌宁一脉。
永宁侯身为族长,召见一番是应有之意。
何况韩啸之名,早入韩再春之耳。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7、上官春秋,永寧侯歸來展示
“多谢侯爷挂念。”韩啸再一躬身。
“听说你在昌宁时候,为军伍出谋划策,有过军功?”
韩再春看着韩啸道。
“是,随大军征战,立了些军功。”
韩啸点头道。
“我掌管皇城一营仙卫,很多事情知道的不少。”韩再春轻笑一声道:“你的军功,可不小啊。”
韩啸没有说话。
“可愿来我营中效力?”
韩再春忽然开口道。
再入仙卫?
韩啸一愣。
他沉吟一下,低声道:“侯爷,我现在在书院,怕是不方便。”
“哈哈,书院那边,三五日去一回就是。”韩再春挥挥手,朗声说道。
果然如当初的罗九生所说,韩家真不重视读书人。
韩啸刚准备拒绝,忽然听到韩再春道:“上官都尉府可是最看重军功,便是文章写的再好,老都尉也不会看上的。”
上官都尉府。
看来永宁侯在仙卫,真的没有少关注自己。
韩啸轻笑一声道:“那卑职领命就是。”
韩再春大笑一声道:“这才对,明日刚好你们书院休沐,我领你去营里看看。”
韩啸点头躬身退出。
书院上十日课,休息三日,是为休沐,与官员一样。
“不管你是蛟龙还是爬虫那个,终归还是我韩家人。有本事,你就展现出来。”
韩再春看着韩啸背影,低声说道。
第二日一早,韩啸候在门口。
“上车,我们去左威卫大营。”
韩再春的车架出来,他伸出头,高声道。
那些门口躬身的韩家弟子,都转首看向韩啸。
此子才来侯府,竟是就能得到侯爷同车而乘的待遇。
这在韩家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此子,似乎是外来的吧?何人?”
“看着打扮不像修武道的,为何侯爷会看中?”
……
一众人低语,那有知道韩啸身份的,忙出声介绍。
“各领风骚数百年”“白狐”“送行”
这些文名下人都知道,那些女眷更是双目冒光。
可惜,韩家子弟大多是武者,对韩啸的名声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之处。
“原来是个耍嘴皮子的,侯爷带他去军营,怕是有好戏看了。”
“军中最重军功,这学子入营,别被吓哭才是。”
车架离开,一众韩家子弟轻笑着散开。
左威卫大营在皇城西城城外,出城十里,天上有浮空山,地上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大营。
便是韩再春的车架,也是经过数次盘查,方才准入。
“我左威卫是要值守皇城与皇宫的,所以盘查仔细也是正常。”
走下马车,韩再春笑着说道。
“本该如此。”韩啸点点头。
携韩啸同行,韩再春时时观察韩啸,见他面上神色坦然,不由点头。
这大营中煞气颇重,普通人根本受不了。
“拜见头统领大人!”
“见过侯爷!”
韩再春领着韩啸直入大帐,帐中已经许多军将在等待。
“大人,今日值守三卫兵马已经归来。”
“整训三卫兵马已经集结。”
“与南大营演练的一卫兵马也已经集合完毕,等待侯爷下令出发。”
韩再春往主将位置一坐,下方军将将营中大事禀报上来。
“哦?”
韩再春听到南大营演练之时,忽然一笑道:“韩啸,你在昌宁以出谋划策见长,这演练之事,刚好可交于你。”

熱門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08、第二戰分享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公子的意思,一营不能超过四位金丹境,过了,这仗就没法打了。”朱广生看向众人道。
四位金丹,是能影响大局,但也不一定就是能决定大局的战力。
韩千山心中一动,轻叹一声。
他在军伍中厮混过。
知道军中对大修的安排。
每三千军卒,其中方才会有一位金丹大修。
今日战场上前军一营就有两位金丹,那是因为前军身份不同。
普通的军伍,哪有这等奢遮的配制。
而韩啸直接让新军中配一营配四位金丹,这更是难以想象。
这每一位金丹境大修士坐镇,可都是灵石堆起来的啊……
果然,还是有灵石才是王道。
想到韩啸的身家,韩千山只能苦笑摇头。
随手一颗丹药,就能让那些筑基巅峰大修士疯狂,他会缺灵石?
“四位金丹大修士在别的地方是够了,但在前军面前,怕是还够。”
另一位身穿黑甲的百夫长低声道。
前军战力之强,不是多两位金丹境能弥补的。
这战力是无数厮杀,战场上腥风血雨拼出来的。
是那些高等级的制式军甲和制式武器堆出来的。
当初他们从边军那捡到的数十万支破甲箭矢,可见边军富庶。
而前军与边军相比,更是富得流油。
大楚的军伍,一向以拼消耗著称。
“实在不行,咱们,输一场?”
有人低声嘀咕出声。
见所有人转首看向他,他忙道:“不是说考虑怎么败嘛……”
“才胜一场,这士气怎么都没有了?那要是败了,还不得一直给人家做长随?”
朱广生冷哼一声道:“今日我在藏书楼看了一本兵书,明日若是能不败,那兵书的抄录本就传给你们看。”
兵书!
众人眼睛一亮,高安丘朗声道:“当真?”
他虽然是学子,但对兵书也是向往。
“我朱某人说话,何时假过?”
朱广生高声道。
听到他的话高安丘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那些学子。
“诸位师兄弟,咱再谋划谋划?”
“明日若战,需要以守势来应对。”
“错了,该以攻势。”
“不对,先以攻势作出假象,引他们化为守势,然后我们再转换阵型。”
“这才对,拼到两刻钟就算和局。”
……
远处的草庐中,一面光影之镜立在长案上,朱广生他们的话语与影像都被展现出来。
坐在长案前的,除了宋濂周升,韩啸与上官若言外,还有前军大将许巍与副将鲁泽荫。
“如何?”
看着这些学子与武者和那些宗门修行者热烈讨论如何战斗,许巍有一种不真实之感。
原来,江可就是被这么战败的。
倒是不冤。
“这书院的气氛不错,此等讨论战况的场景也是有趣。”
许巍伸手一招,这画面化为一块玉石。
这是大修士记录场景的手段。
“今日此战,和这讨论场景我会一起交给侯爷,至于其他,就看侯爷和人皇陛下的意思了。”
许巍看向宋濂说道。
他说的侯爷,是本次大军的主帅,长平侯左长春。
“伯爷有心了。”
韩啸拱拱手道。
“其实,我们还准备了两千余蛮人,准备用来演练。”
投桃报李,韩啸笑着道。
许巍手下兵卒虽然强悍,但大多都是在南边与赵国战斗,没有经历过与卫国蛮人的战阵。
蛮人巨力,可不是赵人能比。
听到韩啸的话,许巍笑道:“那也好,以后可以让这些蛮人在校场上战几回。”
竟然能有蛮人训练,这书院真是本事通天了。
他看一眼面上尤有震惊之色的鲁泽荫,微微摇头。
等第二日,新军选了前军中战力偏中下的何玉良部。
“诸位放心,我一定将昨日耻辱洗刷掉。”
身穿黑色战甲,身形高瘦的何玉良向着四周一抱拳,高声喝道。
“江兄,你看着就是。”
何玉良虽然与出身勋贵的江可不是很对付,但同袍之情还在。
昨日江可受辱,他们前军都是脸上无光,今日怎么也要报仇雪恨。
“多谢了。”
江可一抱拳,低声说道。
两军快速集结,今日新军气势比昨日强盛许多。
那些军卒脸上也带着强烈的战意。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08、第二戰讀書
对面同样如此。
一时间,大校场上,战意冲天。
“演练开始,两刻钟后无胜负,和局。”
周升的声音响起。
“两刻钟,足够了。”金丹二层的何玉良手持长柄斩马剑,脸上显出无比浓烈的战意。
“中军集结,列阵!”
朱广生一声高呼,身后的大军迅速结成阵型,组成战阵。
一柄七丈长的银色战刀虚影凝结。
新军组成锋锐之阵,化为三角锥形,向着前方靠拢,压迫。
“这些新军昨日胜一场,今日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立在何玉良身后的统领军将冷哼一声道。
“校尉大人,我们对冲一回,将他们军阵踏碎。”
另一位统领低声道。
何玉良摇摇头道:“若是对冲将他们打散,最终斩获也不会太多。”
如果是一下子将阵营打碎,那新军四处逃窜,还真不一定能全歼。
他要的,是让新军尝一尝彻头彻尾失败的滋味。、
想到此处,他高喝一声:“御敌——”
随着他的高喝,他身后军阵迅速变化,化为方阵,头顶有一面数十丈方圆的大盾牌升起。
“轰——”
刀盾在前,长枪在后,长弓手立在阵中。
周围还有游骑护卫。
整座军阵严严实实,毫无破绽。
“何兄倒是谨慎。”
“这般一来,看那些新军如何应对,真以为赢过一场就如何了得了?”
……
不远处,今日观阵的前军武将更多。
很多低阶的武官也是前来观看。
不只是他们,就连昌宁城中,今日也有不少人来。
像世家中,就有数位老祖前来。
昨日那一战,可长了昌宁脸面。
“这阵势,我昌宁儿郎怕是攻不破啊……”
“前军军阵果然严密。”
那些昌宁围观者,也是眉头紧锁。
“伯爷,你说,这一战,昌宁新军,真的能拖到两刻钟?”
鲁泽荫看向一旁的许巍低声问道。
许巍摇摇头,没有说话。
难。
“嗡——”
朱广生领着大军,已经踏出步伐,军阵上空,那长刀发出炽烈的光泽。

n4her人氣連載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199、催熟靈谷鑒賞-pljd7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长平侯左春的二十万大军已经集结过半。
其他各州郡依附之军也在往边关汇聚。
“行军大营定了,就在这里。”
“一万前军半个月之内就到,还有其他各处军伍,都会在两个月之内赶来。”
肖胜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定下行军大营在昌宁,也就是说,肖胜他们的功劳算是稳了。
“半个月,一万前军立下大营没有问题,但后续粮草等问题,还需未雨绸缪。”
曹成看向韩啸。
山下那些灵谷长势喜人。
但光那点灵谷,真没有什么用。
之前韩啸可是说过,会以秘法将这灵谷蜕凡。
见曹成看向自己,韩啸点头道:“既然时间紧迫,我便以秘法催熟这些灵谷,然后再以这些灵谷为种子,在半月之内,种出大军所需的粮草。”
秘法催促?
半月之内种出粮草?
肖胜与曹成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当初韩啸展现过上古丹道的指法,他们知道其是身负丹道传承的。
误撞钻石男神
这种植之术,与丹道旁支是有些关联。
但半月之内种出粮草,此事有些匪夷所思。
等曹成他们离开,韩啸向宋濂一拱手道:“此事还要劳烦老师。”
宋濂摆摆手道:“你都是为了我昌宁书院,只是催熟灵谷,我却没有做过。”
儒道有些神奇手段,到宗师境更是力量强大。
但韩啸所说的事情,却不是宋濂所知道的。
韩啸将一块玉简递给宋濂道:“老师只需以玄黄之气模拟四时变化即可。”
宋濂接过玉简,神念探入,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异色道:“好手段!”
他身上一道玄黄之气升起,化为光罩,将山下那数十亩良田全都笼罩在其中。
金黄的玄黄之气罩住,山下修整的学子与宗门弟子、世家武者都抬头看过去。
那片良田是学子们的功劳,但大多数人都曾去耕耘过。
光罩之中,灵光化为大日照耀。
韩啸站起身来,一挥手。
无尽的灵石如雨,洒落在那光罩之中。
灵石入其中,立时化为灵气四散。
一百块。
一千块。
一万块。
十万块!
足足十万块灵石砸下,逸散的灵气如雨滴,将整个光罩都充满,将大日的光芒都挡住。
“这——这灵气!”
有人惊呼出声。
“若是在这光罩中吸一口气,怕是抵得上在外面一日苦修吧?”
有人嘀咕道。
这也实在太奢侈了。
刚走不远的肖胜与曹成也是驻足。
“这个败家子,十万灵石,多少粮草买不了?”
曹成心疼的低声骂道。
肖胜则是目中精光闪烁,赞赏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此子如此果决,真是不凡。”
十万灵石能买来的粮草自然不少。
关键是如此时刻,怎么也无法将这价值十万灵石的粮草运来。
回 到 明 朝 當 王爺 小說
傳播 科技
别说十万灵石的粮草,就是三万、五万,也一时难以运到。
也即是说,只需这十万灵石能产出对半的粮草,就是赚。
所有人眼中,十万灵石化成的灵雨浇灌,光罩中大日升沉变幻,那些灵谷肉眼可见的疯狂生长。
从之前的两尺多高,快速长到三尺、四尺、五尺。
五尺高的灵谷苗,世间已是罕见了。
再之后是抽穗、挂谷。
一日夜,数十亩灵谷在近万人眼前长成金黄一片。
这等伟力,来源不止是韩啸的阔绰,还有宗师的强大力量。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大部分普通学子与低阶修行者,第一次见识超出想象空间的伟力。
这种震撼,远远超出之前那些修行者以土墙术建造房屋。
第二日清早,所有人围在灵谷稻田之外,看着金黄色,散发幽香的灵谷,满脸都是震惊。
“真未想到,世间修行竟是能造出如此神迹。”
“是啊,若是修行者都如此作为,那百姓也不会饥贫交迫,难以为生。”
学子们的慷慨激扬在那些宗门修行者看来是毫无意义。
那些凡人生死,怎比得上这些灵石?
但不管如何说,这手段,是真神奇。
“收割灵谷,复耕田地,三日内,再辟千顷灵田。”
韩啸的声音传来。
“所有训练取消,所有人都下地辟田。”
早得到韩啸指示的朱广生一声高喝,率先走向荒原处。
他伸出手,一拳击出,身前丈许土地炸裂。
其他武道修行者全都跟上,一拳一脚,都能掀翻大片土地。
这等翻地手段,又让那些学子傻眼。
那些宗门修行者见此,连忙跟上冲过去,土墙术、翻地术连番上阵,速度丝毫不逊于武者。
几位筑基后期的大修士看着这一幕,默然不语。
“诸位,这就是大势。”
韩啸的声音中带着自信。
“我大楚执掌大势,所以才让天下归心。”
韩啸伸手指着那些奋战的修行者与武者,朗声道:“我昌宁书院掌握大势,才会让此地无论仙凡,同心协力。”
韩啸身上一股浓烈的玄黄之气冲天而起。
这是他自己都难以压制住的力量。
“大势在手,天地之力也会来加持。”
“有此大势在,何事不能为?”
“便是想要长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
韩啸的话到此而止,只留下那些大修士低头不语。
远处,周升低声道:“院长,你这弟子身上的玄黄气,快要超出大儒之境了吧?”
宋濂点点头道:“他将大功让我,否则,这昌宁第一位宗师,还真不知是我还是他。”
听到宋濂的话,周升有些面色复杂。
“呵呵,其实各人所求不同,韩啸心有大志,些许功劳,怕是真不放在眼中的。”
周升点头,目中泛起一丝灵光。
“昌宁书院有大功,他日我也有机会。”
……
三日之后,千顷灵田被开辟出来。
这一次,落霞山下以黄土堆起一道三丈高的祭台。
身穿明黄衮服的宋濂立身祭台之上,浑身玄黄之气与天地相接。
“弟子宋濂,以万民福祉为先,恳请天道垂怜,赐五谷丰登!”
他三番祝祷之后,土台下宰杀三畜,以血染三尺黄土。
“嗡——”
天地之间,有异光笼罩,一道大日浮现。
整个落霞山下百里,都被罩在其间。
“播种!”
韩啸一声高呼,提起一袋灵谷就走。

dw0ck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討論-187、羣策羣力相伴-sa9fm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沈真昌的话让那些学子全都站起身来。
“不错,我们的根在此,如何能离?”
“今日能让出这灵地,明日岂不是就能让出昌宁府?”
……
那些学子面色涨红,紧握拳头,
他们可谓手无缚鸡之力,但声音洪亮,义正言辞,一时间,让身为金丹境大高手的肖胜无言以对。
“哼,兵险战危,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就是。”肖胜冷哼一声,淡淡说道。
他是金丹境,说话时稍稍用了一丝灵力,顿时将所有人声音压住。
“宗师,我昌宁十八世家子弟愿与众学子与书院共存亡。”
就在此时,朱广生站起身来,向着宋濂一抱拳,高声说道。
之前他已经观察过韩啸的面色,知道韩啸的心意。
果然,他一出口,韩啸向他投了个赞许的眼神。
“愿与书院共存亡!”那些身穿黑甲的世家子弟全都站起身,抱拳高喝。
这声音整齐划一,气势不凡,一下子将气氛点燃。
“我等也留下。”
“算我一个。”
……
更多人站起身来。
不远处的苏长空转首看看身边的师兄弟,相互点头后,也转起身来道:“我城汤道门也留下。”
虽然知道留下后很是危险,但想想,其中机缘也是不小。
修行界,何处没有危险?
有城汤道门带头,那些道门众人也纷纷表态,要留下。
宗门中来时,自家宗主掌教就说过,若遇危险,必然要出战的。
他们可是以一颗三转灵丹换来,岂是那么好离开。
看着场中气势如虹,肖胜冷笑一声。
都是没上过战场的,真的大军前来,凭着这些人,能抵挡一刻钟吗?
“呵呵,宗师,我仙卫全力迎敌,怕是没有力量再照顾这些人啊……”
他看向宋濂,低声说道。
通緝惡少:老婆別開槍 奚嫣
大战时刻还有这样的拖累,岂不是嫌死的不够快?
反正仙卫营是不会管这些人。
而宋濂虽是宗师,若是加上这些人拖累,怕也要疲于应对。
听到肖胜的话,宋濂微皱眉头,没有说话。
韩啸面色不变,看向前方的沈真昌,高声道:“沈兄,你说,书院学子留下,能做什么?”
能做什么?
凭他们上战场,那是送人头。
不上战场,那留下何用?
那些学子都是面色微变。
这是嫌自己无用?
“我等也是能提刀握剑厮杀的。”
“对,给我刀剑,我也能杀敌!”
……
众学子鼓噪起来。
他们义愤填膺,将拳头举起,连声高呼。
“你们可知,蛮人身高近丈,力举千斤?”
韩啸的话让学子面色一僵。
身高近丈?
力举千斤?
这么强?
“还有那些魔修,修炼魔功,不畏生死,身上也没有痛觉。”
韩啸再说一句,不只是那些学子,就是武者们都皱起眉头,脸色绷紧。
魔修,蛮人。
抛去热血,静下心来,恐慌便会蔓延。
沈真昌咬着牙,脸色苍白道:“那又如何,我辈读书人便畏了生死?”
不畏生死,却将生死轻抛,不智也。
上官若言微微摇头。
深夏星光系 夜微浅
韩啸面上神色不变,转首看向朱广生道:“九哥,你们留下来,能做什么?”
“我十八世家子弟最低都是炼体中期修为,结成战阵,可敌千余蛮人。”
朱广生抱拳高声道。
那些黑甲世家子弟全都挺直胸膛。
可韩啸只是摇摇头,转过脸去。
守护甜心之樱花般的梦 初心未尽
近千世家精英,去血拼蛮人?
毛病。
朱广生见韩啸面色,顿时知道不好。
他扭头看看身边的韩千山,对视苦笑。
“你们呢?”
韩啸看向不远处的苏长空等人。
苏长空站起身来,左右看看,微一躬身道:“愿听公子安排。”
这才对嘛。
韩啸点点头,脸上显露出笑意来。
他转首看向那些学子道:“让你们提刀捉枪,能斩杀几个蛮人?”
没有人好意思答话。
鬼眼萌妻
的确,凭他们,真杀不了几个蛮人。
“院长需要一些修出玄黄气的学子在一旁诵读诗书,传令奔走,谁来?”
韩啸忽然高声问道。
需要学子诵读诗书、传令跑腿?
这个容易!
“我愿去。”
“我来!”
顿时,数十人站起身来。
“还需要一些懂得调度兵甲粮草的,与城中接洽,谁可以?”
这句话问出,许久之后,方才有人站起身道:“韩兄,你看,我成吗?”
宁绍坤。
韩啸笑着点头道:“宁少掌柜当仁不让啊。”
说完,他又道:“愿意跟着宁少掌柜调度粮草兵甲的可去与他报名。”
立刻又有不少人站起身来。
这样一来,大多数的学子就被安排了事情。
呆王溺宠嫂嫂不乖 轩少爷的娘
坐在韩啸身边的宋濂微微点头。
让学子干学子的事情,方才是正道。
韩啸又转头看向朱广生道:“九哥,你麾下兄弟遇敌多少可无损而全歼?”
我爱的人有个很爱的那个她
无损全歼?
朱广生默默盘算一下,有些不太自信道:“三百蛮人差不多吧……”
八百对三百。
韩啸心中一笑,其实三百都够呛。
不过他并未出言打击朱广生,而是开口道:“可卫人来时都是大队人马,起码千余一队,如何能让你围三百而歼?”
朱广生张张嘴,答不上来。
其他人相互看看,一时间没有办法。
“其实,这百里荒原看似一望无际,其实当中也有沟壑,若是运用的好,未尝不能将敌人分而围之……”
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
韩啸抬眼过去,见是一位身穿麻布袍的瘦弱学子。
“你说说看。”
韩啸投过去一个鼓励眼神。
其他那些教习也是看向他。
那学子站起身向着四周作揖,然后面色激动道:“在下高安丘,见过诸位。”
然后他向着那边的苏长空等人一拱手道:“若要分割卫人,还需宗门弟子帮忙。”
苏长空站起身来拱拱手道:“高公子但请吩咐。”
“不敢不敢,”高安丘再向韩啸与宋濂这边拱拱手,然后道:“我观宗门那边练习的土墙之术,不知可不可以,众人合力,在卫人冲阵时,立起一道厚重高墙?”
冲阵之时,立起高墙?
那撞到墙上之人,还有活路?
就连肖胜都眯起眼睛,盯向高安丘。
“接着说。”韩啸满脸笑意的开口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