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Tag: 小丑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第516章 範志剛的惡意熱推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你这是在求我对不对?”范志刚又笑了,用那双布满猩红的眼睛,死盯着两个女人不放,冷冷地说道,“求人就要拿出该有的态度,不如这样吧,你和夏梦一起跪下,我就假装没看见今晚的事,怎么样啊?”
说着,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眼中弥漫的阴狠和张狂,越来越放肆。
而夏梦和李芳的脸色,却是难看至极。
见两个女人没动,范志刚再度冷笑了起来,说呵呵,你们不愿意求我是不是?其实我早料到了,没关系,等我拿下了你们,将这件事汇报给姥姥之后,就算你们再不爽,也只能被迫向我低头!
说完这话,他身体仿佛就像装了一根弹簧般,一下子就蹿到了夏梦的面前,当胸便是一抓。
他的指尖,又黑又长,在月光下,仿佛尖锐的匕首,而且胳膊上的绒毛,也一根根都炸立了起来,宛如刺猬的针刺,十分夸张。
我和陈玄一定睛一看,发现这家伙的爪子上面,似乎还有淡淡的青烟萦绕,一股浓郁的妖气,也呈现在了上面。
陈玄一呼吸加重,沉声说道,“是转化者,这三个人,应该都是拥有灵猫血脉的转化者,我终于明白,昨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野猫攻击咱们了!”
我吃了一惊,说夏梦也是转化者?为什么我跟她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却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
陈玄一摇头说,“那是因为她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有许多转化者不愿意让人辨认出自己的身份,都会修炼能够隐藏气息的法门,这种法门对身体会形成一些负担,不过隐藏气息的效果却是极好的!”
我们说着话,前面的战斗却进行得如火如荼,面对范志刚的凶猛爪击,夏梦陡然间往后连退了两步,在停稳之后,居然结出了一个法印,将双手平行举高。
在一瞬之后,她的体内,果然弥漫出了和范志刚十分接近的气息,而且脸上和手臂上,同样长出了一层浅色的绒毛,甚至背后还生出了一根毛绒绒的尾巴!
果然,这夏梦也是转化者,而且同样是灵猫血脉!
启动了本体法相之后,夏梦双手如风雷,重重地打在目标的胸口处。这一掌打中目标,顿时“砰”的一声暗响,竟然将奔疾来的范志刚给一下子跳飞开去。
这手法不错啊!
我看的目不转睛,万万没想到,一个外表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会具备这么凶狠的力量。
一掌拍退了范志刚,夏梦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平静地说道,“范志刚,你我一起在姥姥手下做事,已经有好几年,我从没主动招惹过你,但你却一直看我不顺眼,我不想跟你起太多冲突,只希望你能不要继续挑事,只要你答应我,假装今晚什么都没看到,我可以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夏梦的脸色开始变得铁青,浅色的毛发从衣服的间隙冒出来,眼睛也荧荧发光,变成了墨绿的色泽。
范志刚却平静地站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地沉默好久,随后张开布满尖牙的嘴,呵呵笑道,“你在做梦,不拿下你,我怎么能更进一步,成为姥姥的得力助手?”
说完,他倏然前冲,再度和夏梦交起手来。
范志刚的身体优势十分明显,他的手臂粗壮,而且力量也强大了很多,不仅是力量强大,就连身材的灵活性,也并不比夏梦低,指甲破空,每一次挥舞都带着阵阵的腥风,力道大,贯穿力十足。
不过夏梦的攻击手段却比较灵巧一些,他没有范志刚那么健硕的身材,所以走的是灵巧的路子,手腕翻飞,打出一道道的法印,手中竟然有着一圈紫色的光芒萦绕,伴随着法印,上下翻飞。
这种紫色光印,似乎具备着超强的腐蚀能够,一旦印上目标,必然有“滋滋”的声响。
“姥姥就是偏心啊,居然给了你这么强大的力量,不过你别得意太久,现在的我,已经和以前不同了,吸食了那几个人的精华,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范志刚一边战斗,一边发出狂叫,他皮糙肉厚,即便被夏梦打中数次,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反而依靠着身体的优势,与夏梦搏杀得有来有回,一时之间,两人竟然形成胶着状态。
我和陈玄一则接着看戏,谁也不想帮,看到最后,两人的拼斗已经接近白热化阶段,仍旧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眼看夏梦拼斗得这么辛苦,一旁观战的李芳却有点看不下去了,急忙跨出一步说道,“范志刚,快住手,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呵,你敢对我做什么?如果你现在帮着夏梦对付我,就是和姥姥过不去,我不信你有这种胆量!你敢动手吗?”
“你……”李芳咬着牙,却是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我并不了解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但从李芳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对这个所谓的“姥姥”特别忌惮,既不想和对方靠得太近,也不敢得罪对方。
两难的抉择,让李芳直接僵在了那里,一直迟疑着,不敢向范志刚出手。
而吓住了李芳之后,范志刚则是笑得更为大声,直接跳开一步,将双手交叠,手中弥漫出一团幽蓝不定的诡异火焰,直接朝着夏梦身上一打。
倾城劫数 安染染
这一番出手,声势更甚从前,那幽蓝火焰直接化作一双虚幻的手掌,威力无端凶猛,一掌下去,竟然将夏梦手掌引燃,灼烧成一片焦黑。
而夏梦则痛呼一声,十分狼狈地打了个咧咧,急忙跳开,低头看向被灼烧得发黑的右手,脸色惊骇,低呼一声道,“这是幽冥之火?”
“好见识,这是姥姥专门为了你们这些叛徒准备的!”
范志刚占据了上风,立刻桀桀狂笑起来,怒视着夏梦,一字一顿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要么现在就死,要么,你跟我去见姥姥,让她亲自决定怎么处置你,你这个吃里拔外、不知道感恩图报的贱人,相信姥姥一定会将赐予你的东西,一一收回!”

n3c17小說 鎮國天師 愛下-第499章 安置小晴閲讀-zftvx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听完周坤的讲述,我又急忙问道,“话说回来,那位崂山掌教真人现在何处,昨晚承蒙他救命之恩,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人家。”
周坤摇头道,“崂山掌教真人,这样的人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他老人家喜欢清静,不愿意和红尘俗世有太多牵连,具体被安置在哪儿,我们也不清楚,或许要等张松回来之后,才有机会拜见。”
聊到这儿,我们就不再多言了,纷纷靠在病床上休养。
股掌星尘
一直睡到下午,张松才带着一脸疲惫的倦容,走进病房探望我和陈玄一,我们急忙坐起来,又询问起了那家电子厂的事,张松无奈地摇头,说这些魔教余孽,一个个都比兔子还要机敏,见证了风魔的败亡,这些家伙见机不妙,都匆匆逃离了,现在市里已经发了通缉文件,不过照这局势来看,估摸着很难有收获。
听到这样的滑到,我们本来轻松无比的表情顿时凝滞,身子一震,好半天儿没有说话。
这个女人,居然又逃了!
讲真,我现在真的很蛋疼,我和顾兰之间的恩怨,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这次原本抱着除恶务尽的打算,将所有麻烦一举剪除,没想到最终,还是让这个女人成为了漏网之鱼。
而这个女人一旦逃亡,肯定会用更加疯狂的方式,来实施自己的报复之举,这么一想,我很担心自己往后将会永远不能安宁。
张松也露出了一脸的苦笑,说好些事,自己也没办法,魔教势力庞大,就连地方上的分堂势力也如此猖獗,不要说他,就连岳涛每每谈及这个组织,也是一脸的头疼。
我揉了揉有些刺痛的太阳穴,说对了,昨晚救了我们的那位前辈呢,他在何处?张松忙说,“掌教真人还在,不过他老人家向来喜欢清静,不太愿意被人打扰。”
我和陈玄一都爬起来说,不管怎么样,身为晚辈,我们总该去拜谢一下,昨天的局势太混乱,我们并没来得及好好表述一番对这位前辈的敬仰之情,现在诸事都已搞定,正好可以抽空瞻仰瞻仰这位道门宗师的风采。
张松沉吟一番,点头说,“好吧,我会将此事转达,等获得他老人家首肯之后,在领着二位过去,剩下的时间你们就安心养伤吧,我手头上还有许多事情忙着要扫尾,就不多聊了。”
“好,你忙你的!”我和陈玄一纷纷拱手,目送张松出门。
歇了一整天,我和陈玄一都未离开病房,直到感觉身体好些了,我才开始沟通噬神蛊,想要看一看它的情况。
也是巧了,我刚刚要沟通噬神蛊,这小东西就在我身体里苏醒了,然后传来一阵十分强烈的饱腹感,在我肚子里“咕咕”叫,仿佛一个吃撑了的家伙,正在打着饱嗝。
我立刻便回想起来,昨天晚上,我被那触角怪物拽进血池底部的时候,这小东西为了救我,曾经潜入血池地步,与那魔怪殊死相搏。
帝 少 的 心尖 寵
由于当时场面太过混乱,我也不晓得这小东西究竟是怎样战斗的,只晓得我家噬神蛊一向贪吃,估摸着,是在那怪物身体中吸收了很大一部分营养。
果然,当我将意识沉淀入体,开始观察起这小东西的时候,顿时就察觉到,噬神蛊的体型,居然比以往再度庞大了一圈,好像水肿了一样,挺着肚皮,吃力地瘫在那里,不时蠕动着肚子,帮助消化。
我顿时哭笑不得,原本打算继续跟它沟通沟通,问清楚它究竟从那魔怪身上摄入了什么,哪晓得这小东西吃饱了就不认人,居然一番肚子,呼哧呼哧地睡了过去。
我没辙,只好将意识抽离出来,任凭它自己酣睡。
如此休养三天,直至一切都尘埃落定。
入院第四天,周坤便特意来找了我,聊起了小晴重新入学的事。
他说自己已经委托有关方面的人,去跟小晴的学校领导沟通过了,小晴这种情况属于受人拐骗,是受害者,学校酌情考虑之后,同意答应她重新入学,不过小晴把学业耽误了太久,就算重回校园,也必须留级了。
我默默听完,对周坤表示了感谢,他一摆手,说不用客气了,以后你跟陈道长留在渝城办灵异事务所,咱们合作的地方还有很多,都是朋友,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
随后,我便单独下床,找到了正在医院楼外散心的小晴,把能够重新入学的事情告诉了她。小晴听完后,默默地注视了我很久,看着看着,眼泪就流淌下来,地点头嗯了一声。
我则说,反正你要留级一年,中间还有不少时间,要不我先托人把你送回老家,等第二年入学的时候,你再回来?
小晴却摇了摇头,说不了,她已经习惯在外面生活,现在返回老家,反而会觉得不习惯,又拉着我的手,鼓着勇气说,“哥,我想趁这几个月的空档期,自己在外面找份简单的工作,把下一年的学费攒起来,你愿意支持我吗?”
木然回首,那人还在闭关 尚浅浅
我笑着点头,说难得你这么上进,这是好事啊,我怎么能够不支持?
完事后我又联系了周坤,请他帮忙安排一下,最好能给小晴找分清闲一点的工作,不要求能赚什么钱,只要让她能够尝试着,慢慢融入到这个社会里就行了。
周坤当即表示没问题,还说自己的杂货铺子里,正缺一个盘点账目的,要是小晴不嫌弃的话,就上他那里上班算了。
我有些担忧,周坤除了在宗教局上班,还有个副业,是专门干“清洁”工作,店里成天和邪物打交道,我把小晴送过去,万一出什么纰漏可咋整?
周坤就笑,说你多虑了,杂货铺子里那么多商品,未必每件都是带煞的邪器,还有很多正常的古董玩意,同样是需要有人经手的,真正危险的东西,他肯定不能交给小晴经手啊。
我想了想,便答应了,先是遵循了小晴的意见,见她没反对,便让周坤第二天过来把人“领”走。
只要是这段时间,我和陈玄一都要留在医院养伤,实在没工夫在操心小晴的事了,周坤是个信得过的人,把小晴交给他照顾,想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
又是平静的一周过去,等到张松那边把一切工作都处理妥当,这才再度率领七剑过来探视我们,还说自家掌教有请,打算邀我和陈玄一前往拜见。

3ts30超棒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 txt-第497章 風魔伏法讀書-rsrt8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面对已经化魔的风魔倾力一击,这矮小老头并不慌张,同样抡起了左手,将这倾天的魔煞掌劲化解,口中喝骂一声,“孽障,居然引来这里的地煞之气附灵,你以为这样,就能助自己超脱凡尘了吗?”
他口中说着话,整个身子却在不停地蕴积力量,袖中忽然滑落出一把玉如意,遮天一挡。
砰,有一股很恐怖的气息从玉如意上面激发出来,化作一道清脆的响声,直扑前去。
风魔丧失了理智,见这气息袭来,根本不挡,反而更加卖力地催动双掌,试图将这矮瘦的老头儿给逼开。
矮瘦老头儿挥动手上的玉如意,将那滔天魔焰一一化解,然后凌空虚点,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气息滑过,恰好撞击在风魔的胸口上,顿时弥漫出“滋滋”不绝的浓烟。
啊!
风魔终于感受到了痛苦,急忙腾出一只手来,愤怒地抓向那玉如意,然而矮瘦老头手上的玉如意却是灵性十足,反而撩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将风魔那五根坚硬如铁一般的爪子,全部都挡了回去。
重生之朱雀如梦 令狐小牙
风魔没有办法挡开这个小老头,心中不由得狂怒,直接倒飞了数米,放弃了贴身肉搏,将双手同时一举,空气中无数阴煞的气息浮动,转而爆发出密密麻麻的雷鸣声。
这并不是真正的雷电,只是阴煞气息太过浓郁,与空气摩擦制造出来的幻觉——而在这股气焰的冲击下,我们头顶上面的石块,则纷纷跌落而下。
七剑成员全都汇聚在一起,拍掌的拍掌,挥剑的挥剑,将头顶落下来的石块纷纷弹开,而一直躲在风魔背后的顾兰等人,眼看大势已去,则是纷纷惊呼着,涌向了房间后面的一个通道。
此时这房间即将崩溃,在风魔那夸张的气息冲击下,所有人都感受到这片空间的摇摇欲坠,望着拼了命逃跑的顾兰等人,张松率领的七剑也来不及阻截,只能朝着我们喊道,“这老东西要将整个空间都毁了,和我们拼得同归于尽,走吧,我们也退后!”
他话音一落,我们便匆匆往铁门外冲去,穿过铁门,我倒是放心不小那个正在与风魔强势拼斗的瘦小老头,一边跑,一边回头询问,说那位前辈怎么办?
张松摇头说道,“不用管,掌教真人的修为绝不下余风魔,这小小困境,还不足以对他构成伤害!”
果然,我们这边刚一跑出大铁门,身后那气势已经攀升到了顶点的风魔,却突然一声凄厉尖叫,压在我们心头的那股气势也随之一松。
听到这突兀的叫喊声,我们全都忍不住一惊,张松则忍不住抚掌大笑道,“看来掌教真人已经成了,走吧,我们继续退后,到了安全点的地方再说!”
说着,张松脚步轻快,依旧拉着我们朝通道外面狂奔,此时通道内各种法阵都已经被暴力损毁,已经没有东西能够阻止大家逃离。
我们轻松越过了地下通道,不久后,便来到了之前和顾兰等人拼斗的地方,来到这儿,空间中那股紊乱的磁场线已经平复了许多,战斗应该波及不到这里,我和陈玄一也终于可以松口气,背靠着墙壁,停下来喘息休整。
张松就站在我们身边,也是常常地舒了口气,大呼侥幸。
我和陈玄一歇够了,都不解地抬头,询问刚才那矮瘦老头,是否真的就是崂山教派的掌教真人,为何这种人物居然会亲自驾临渝城?
听了我的疑问,张松忍不住哈哈大笑,摇头说还不是因为灵鸠长老闹的?我这位师叔背弃宗门,改投魔教,在落网之后,我便将这个消息传递回了崂山,而掌教真人听说此事之后也是痛心疾首,便亲自下得山来,打算将灵鹫师叔押回山门受审。
“这么巧,掌教真人前脚刚到,后脚我就接到了周坤打来的电话,说怀疑这个电子厂里面,可能存在一些魔教的余孽,于是我便邀请掌教真人,让他陪同我一起前往,这才阻止了一场大祸。”
听完,我和陈玄一都是面面相觑,感叹这人世间的事,实在是太巧合了。
要是没有没有那位灵鸠长老的“投敌叛变”,堂堂崂山掌教真人,哪里会亲自下山行走,而他老人家若是不来,恐怕整个渝城,也找不出能够克制风魔的人选。
这可真是苍天有眼,一饮一啄,都是天定。
我们这边谈话刚刚结束,忽然间,那通道中又是一股炸雷震响,很快通道中便塞满了暴走的阴煞之气,化作狂风烈烈袭来。
我们这帮人纷纷抓举着武器跳将起来,凝神戒备,不过等待多时,一直不见有任何敌人追上来,反倒是通道内部,传来一个人闲庭信步的脚步声,直到距离逐渐拉近了,我们定睛再瞧,顿时捕捉到崂山掌教真人那道清瘦矮小的身影,正拎着一颗已经枯萎的人头,表情漠然地走向这边。
“风魔……那颗脑袋是风魔的!”
乍见这一幕,我们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每个人都将震惊的目光,齐刷刷定格在风魔那断裂的颈桩上,面色呆滞,内心有着形容不出来的惊悚感。
如此厉害的风魔,真的死了?被这为看似瘦小的老头,直接拧掉了脖子?
面对诸多诧异中带着弄弄惊恐的目光,那矮小老头却是温和一笑,摇摇头说道,“这老魔自己作死,引导了太多地脉之灵在体内,最终支撑不住,爆体而亡,这人头倒不是老夫拧下来的,而是他自己作孽太深,最终得到的结果。”
“前辈过谦了,这一次,多谢真人出手援救,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听了这话,我和陈玄一急忙上前,双双对那矮小老头行礼,这老头倒也不拿捏架子,只是捋着胡须,嘿嘿笑道,“早就听闻林家后人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两位替力挽狂澜,将这恶枭逼到这一步,也算是为中原术道界,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说完,这位崂山掌教真人便将手中的风魔人头,递给了恭敬伫立在一旁的张松,轻声叮嘱道,“老夫把这人头交给你,带回去向上面交差,作为交换,你将那叛徒交给我,带回山门受审,如何?”

rexjy精华都市小说 鎮國天師 ptt-第476章 怎麼處理推薦-sddo8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他的表情是如此暴躁,好像一头发了怒的公牛,甚至一脚踢开了附近的椅子,还顺手抄起了桌上的半瓶啤酒,一副随时都打算给我开瓢的样子。
小晴吓坏了,赶紧推开我的手说,“军哥,你别误会,他是我表哥,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哦……原来是表哥啊?呵呵,表哥你好啊。”
留着鸡窝头的人一愣,然后挤出一张虚假的笑脸,大喇喇地坐在我前面,说表哥啊,你来就来呗,怎么不然小晴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为你接风洗尘啊!
我扫了他一眼,又注意到小晴已经把双手藏起来了,把两个小手都搅在袖子里,一副很胆怯的神情。
“不敢当,我不是你表哥,不要乱认亲戚。”
回过头,我的脸已经冷透了,盯着被他攥在手心里的啤酒瓶,说这瓶酒呢,是我自己花钱买的,这个包厢,也是我特意花钱给小晴订的,你特么的要是想吃饭,可以自己滚到外面去吃,不要到我的地盘来现眼,成不成?
“你……”鸡窝头可能没料到我会这么说,顿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握着酒瓶子的手也在微微发着抖。
我依旧面无表情,说我这次过来,是为了见我表妹,至于你,哪号人物?我没听过,滚吧,不要在这里扫我的性,否则待会儿可能会难看……
我话没说话,鸡窝头已经开始冷笑了,顺手把啤酒瓶朝地上一丢,骂骂咧咧站起来,说你特么的挺狂啊,要不是看在你是小晴表哥的份上,老子让你出不去,明白了吗?知不知道这条街是谁罩的,你特么也不出门打听打听!
重案S組 霂Sir
他一脸嚣张,用手指头指着我,几乎要戳到我鼻尖上,嘴里唾沫在横飞,摆出一张分外可憎的脸。
夫君轻点疼:邪王的第一宠妃
而小晴早就被我这一幕吓傻,无助地退到墙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仍旧强迫自己冷静,抑制住直接把刀插进着小子菊花里的冲动,淡淡地说,“这条街是你的?你说了算?”
这孙子一脸销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直拨,说呵呵,知道怕了吧?告诉你,这条街上没人敢得罪我,要不是看你……啊!
妖精情缘
他话音未落,我果断出手,闪电般扣住他伸过来的食指,轻轻发力一掰。
咔嚓!
然后他的手指头直接转向了后面,变成指向了自己的角度。
“啊……你快松手,松手啊……你个王八蛋!”
鸡窝头一脸痛苦地哀嚎着,疯狂地把手往后抽,而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混混,则一个个都露出一张满是戾气的脸,抓酒瓶的抓酒瓶,摸钢管的摸钢管,指着我厉喝道,“小子,你特么快点放开我们老大!”
我依言松开,趁着公鸡头蹲下去检查手指头的功夫,扭头,看向身后已经被吓傻的小晴,满眼都是失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坐井观天家伙,这样的人,能够带给你什么未来?小晴啊小晴,你真的让我很心痛,知道吗?”
“哥……”
堂下夫妻
小晴看向我的眼神很复杂,一方面是真的被吓坏了,另一方面,则是深深的震惊。
可能她没有料到,有一天,自己那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息的表哥,居然会突然爆发,样子变得这么凶。
我不再理会小晴,而是麻木地转过视线,对那个痛得直不起腰来的家伙说道,“我呢,从不是个喜欢找事的人,可有人当着我的面,骂我表妹是女表子,是贱人,这我不能忍,还有一点,我表妹的青春,不能白白被你耽误,你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知道吗?”
年轻人忍痛站了起来,满脸的痛苦,导致他五官有些扭曲,变得越发张狂了,“你特么狂什么,你敢得罪我,你不会有好下场,我特么分分钟摇人弄死你!”
斗神之心
“好,我给你五分钟,摇人吧,现在、立刻,把你能叫到的人都叫上!”
我已经出奇愤怒了,噬神蛊的凶性,在脑海中盘旋了一遍又一遍,杀人对我而言,只是顺手的事情,但理智又告诉我,尽管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卑劣和可恨,但我却不能杀掉他。
所以,我一边忍耐,一边寻找着宣泄怒火的突破口,既然这帮小混混喜欢打架,我就陪他们爽一爽,也是无所谓的。
这一群小黄毛还在跟我对峙,有人偷偷摸出了手机,看样子是真的打算摇人,而小晴也恢复了清醒,赶紧冲上来,拉着我说,哥,你快走啊,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正在这个时候,酒店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呼啸的声音,几辆警车也停在了马路边缘,从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周坤。
在周坤身边,还有一个长得十分富态的中年警察,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领导人物。
望着出现在这里的警察,鸡窝头反而嚣张了,用另一只手对我指指点点,“傻逼了吧,爷上面有人,呵呵,来的是周警官,太好了……”
冰雪三公主的复仇计划
他还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多大个错误,我也懒得提醒他,自顾自地坐下来,抓起了酒杯慢酌。
不一会儿,周坤带着那个胖警官进来了,在混乱的桌面上扫了一眼,大致了解了经过,于是咳嗽了一声,扭过头去,对那个富态的警察说,“老周啊,这事发生在你的辖区,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给林峰一个交代?”
地球第壹劍 言歸正傳
周警官满脸发苦,点头哈腰,“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一定会的。”
他话还没说完,鸡窝头已经很嚣张地走过去了,把手搭在胖警察肩上,伸出另一只被掰断了食指的手,龇牙咧嘴说,“表叔,你看,我的手指头被这小子掰断了,你可得替我做主……”
愛情能否重來 月樺
“你特么闭嘴!”
胖警官把脸一横,回头,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鸡窝头脸上,把人打了一个咧咧。
这一下,所有跟进来的小混混都傻眼了,他们互相望着彼此,都露出很懵逼的神情。
被打过的鸡窝头更是一脸气不过,对胖警察吼道,“表叔,你怎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
胖警官没有吭声,转过脸,笑得宛如一个弥勒佛,“林……林英雄,对不起,这兔崽子跟我只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您千万消消火,别把事情闹大了,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您看成不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