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98章 命懸一線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段勾琼口中有鲜血喷出,口中腥甜之味蔓延,她朝地上倒去,邵乐成赶紧将人扶住:“你,你为何要冲上前?”
段勾琼一脸无辜似的说:“我,我是怕他们伤到你,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她虚弱的笑着,没忍住,一口鲜血再次吐出,她看着邵乐成,双眼微微闭着:“你快走吧,不要被我连累,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一句话说完后,人跟着晕了过去。
邵乐成内心着急,立即呐喊:“你没事吧?不要闭眼,快醒醒!”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98章 命懸一線
可段勾琼却是没有半点反应,一旁的刺客没任何停歇和顾忌,朝邵乐成再次攻击而去。
邵乐成眸光逐渐变的猩红起来,他捡起地上的长剑,对刺客迎刃而上……
双方纠缠打斗在一起,兵器交响声不绝于耳,只是邵乐成逐渐的疲累了,开始落于了下风,他手中撑着长剑,半跪在地上,他不能倒下,他要撑下去,带着段勾琼离开,去看大夫。
只是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去抵抗,去维护,眼见着刺客手中的刀刃朝他这边刺来,在不远处一众兵队赶到,有人射出手中的弓箭,刺客们面面相觑,有人立即道:“快,撤退!”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98章 命懸一線讀書
一众人飞快撤离,而邵乐成已经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邵乐成一直都觉得昏昏沉沉,他被人带走,之后便是一阵颠簸,之后平复下来时,他似乎躺在一个温暖的地方,鼻尖有中药味,还有人的说话声。
梦有些沉,夹杂着现实中的各种杂音,配合着梦境,让他愈发不知身在何处。
等他清醒过来时,他是惊坐着起来的,看见四周的环境是陌生且熟悉的,他立即翻身下床,在门外有人守着,看见邵乐成清醒了过来,脸上有一丝惊喜。
“邵爷,你醒来了?太好了,奴婢去通知太子和太子妃。”
原来这里是太子府……
他皱着眉,迈开了步子朝外走去,只是太过虚弱,步伐有些不稳。
他伸手抚向胸口,有伤,泛着疼,他记得他杀红了眼,所以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受伤了。
在他呆愣之际,有人朝这边飞快走来。
“你感觉如何了?怎么自己就下床了?”
倪月杉走上前,满脸的担忧,而在她的身旁还跟着一个虞菲,也是同样的一脸担忧。
邵乐成看见二人时,心里的那份牵挂并未消散,他有些疑惑的询问:“公主呢?”
倪月杉和虞菲对视一眼,并未着急回话,邵乐成有些奇怪的看着二人:“公主呢?为什么不说话?”
倪月杉无奈叹息一声:“人,比你伤的重,目前还在昏迷当中,不清楚究竟熬不熬的过……”
这话听上去,多么的让人不安?
邵乐成着急询问:“人在哪里?带我去见她!”
段勾琼以往住着的房间内,倪月杉和虞菲没有跟进去,邵乐成走到她的床边,看着昏迷当中的段勾琼,眼里有自责与心疼,他看着她,伸手握住她的手,着急道:“醒一醒,不要一直闭着眼睛好不好?”
但段勾琼苍白着脸,双眼紧紧的闭着,根本没有半点反应,邵乐成继续担忧的开口:“你不是说,你想在苍烈和我赛马吗?”
邵乐成的话响在段勾琼的耳畔,但段勾琼却没有半点反应,邵乐成眼里只有失望,他松开了段勾琼的手,朝外走去。
倪月杉和虞菲此时正站在门口,看见邵乐成走出来了,二人有些讶异,这么快?
邵乐成走在倪月杉的身边,疑惑的询问:“究竟是什么人要刺杀我和公主?”
倪月杉皱着眉:“我只知道有官兵及时赶到,救下了你和公主,至于凶手是谁,还不清楚,人当时逃的飞快……”
邵乐成沉默了下来,倪月杉疑惑的询问:“你们与刺客交手,有没有什么发现?那些刺客究竟是刺杀你的,还是刺杀公主的?”
邵乐成陷入沉思当中:“当时,我以为是刺杀公主的,可公主明明中剑了,倒地了,可他们没有走,还继续对我出手,这分明是冲着我来的!”
“冲着你,你不过是个普通人,为何要刺杀你,除非是皇贵妃?”
倪月杉想起那天夜里的刺客,他们怀疑是皇贵妃,今日又遇见了刺客,难不成又是皇贵妃?
倪月杉的猜想与邵乐成一致,他攥着拳头,一脸的冰寒,显然很是愤怒。
皇宫中,皇帝听完跪在下方人的禀报后,气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
那人低垂下头,一脸惶恐:“皇上息怒!”
“朕叫你们和公主演戏,制造出受重伤的假象,好让乐成心疼她,照顾她,和她增进感情,将来闲常就会有一位真正的苍烈公主留下来和亲了!”
“可你们倒好!不敢出现?看见有刺客在,那就直接上前杀了所有人,也不耽误你们演戏!若是勾琼公主在闲常真的丢了性命,你叫朕如何和苍烈的人交代?”
皇帝的话带着质问的,带着怒气,让跪在地上的人愈发的不知道如何反驳才好。
皇帝气恼的扶着额,跪在地上的人只觉得委屈极了,他们不是反应极快的去叫官兵前去救人了么……
但他不敢说,是低垂着头,默默等候皇帝再继续说什么。
“去查,查一查,究竟是哪一路人,想着杀人,他们究竟是冲着谁去的!”
“是!”
得到了指令,跪在地上的黑衣人立即起身,朝外走去。
太子府内,有太医到,前去查看段勾琼的伤势,段勾琼尚在昏迷当中,呼吸极弱,脸色是失血过多的苍白,唇瓣的颜色也淡淡的,躺在床榻上气息很是薄弱,让人忍不住心疼。
邵乐成站在一旁着急询问:“如何了?”
太医摇头叹息:“这伤势,一剑直刺胸腔下方,有点险……”
“我不想听你们说什么险不险的,你只需要告诉我,能不能救?她能不能活?”
太医一脸为难与纠结:“这个我也不敢保证啊,除非,除非她自己身体顽强,恢复力极好,搭配着大补救命的千年灵芝和血参……”
听着太医在这里废话连篇,邵乐成有些暴躁的说:“你不要在这里说这些了,快去煎药,皇宫中可不缺什么千年的东西!”
太医有些无奈,但没有反驳发怒,摇着头,朝外走去。
倪月杉站在一旁神色凝重:“太医等等!”
朝外走的太医脚步顿住,回头看向倪月杉,倪月杉有些迟疑的开口询问:“胸腔的伤口,是否伤及了内脏组织?还是皮肉愈合就好?”
太医觉得倪月杉这句话有些奇怪,他迟疑说:“伤口愈合确实可以让人好转,有清醒的可能,但内在是否有损伤,这个不好估摸,毕竟,老臣看不得那伤……”
段勾琼是女子,而身为女子,如何让一个太医去看身子?
倪月杉着急:“我去看,我将症状说出来,你细细的听,然后揣测一下,伤口的确切情况,如果伤口愈合就有救……我有办法!”
太医将信将疑,跟着倪月杉重新走了回去。
此时的段勾琼尚在昏迷之中,倪月杉将床幔放下,掀开段勾琼衣服去看情况。
她在军中从医过一段时间,医术谈不上,但这种刀剑伤,她最熟悉不过,所以倪月杉觉得自己看一看,不会有太大的出入吧。
站在一旁的还有邵乐成以及虞菲,虞菲叹息一声:“这京城怎么就这么不太平,总是有歹人想要刺杀人来达到目的,这皇家就没一个好东西!”
虞菲谩骂,邵乐成没有搭理,站在一旁,神色有些紧张严肃。
虞菲叹息一声,朝门口看去,也没见景玉宸回来,不知道调查真凶如何了?
郡王府内,景承智听完了下方的禀报,一脸诧异的站了起来:“什么,你们没刺杀成功那个男的,将女的给刺死了?”
黑衣蒙面人一脸疑惑,不知道景承智为何反应这么大?
他迟疑的询问:“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当初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且伤口是胸口,她若是内力不深厚,死,倒是绝对的!”
听到绝对二字,怎么听着蒙面人还有一些得意呢?
景承智被气的不轻,一脚就飞了过去……
蒙面人被一脚踢飞,捂着心口,只觉得口中腥甜,他诧异的看着景承智,景承智被气的不轻:“简直就是废物,你伤了那女人,等同将本王往死路上逼!”
皇帝知道他伤了段勾琼,可能将段勾琼给害死了,指不定这次就会放弃了他,让他陪葬!
蒙面人这才知道事情严重性,“可,可当时,是她自己扑上来的……属下也是无奈啊。”
景承智一个凌冽的眼神扫了过去:“你还狡辩?”
蒙面人低垂下头,不敢再吭声,只捂着胸口,景承智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事情已经发生,那就只能先收手了,千万不要再给出什么线索,让他们抓住了把柄,带着兄弟们先避一避,千万不要露面!”
“是!”
蒙面人恭顺退下。
景承智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只希望段勾琼没死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