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洞螟討論-第七百七十三節 端倪與鼻竅鑒賞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降府府主夫人眼见攻击手段奏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在她漫长的经历之中,还是以人作为对手的时候更多一些。
像蛊雕这种上古妖物,降府府主夫人也是第一次遇到。
眼见危机解除,降府府主夫人回过头,就想要对师弋说着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师弋突然脸色一肃,对降府府主夫人喊道:
“小心,快躲开。”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下意识的将头转回了身前。
原本那些受到心力影响,已经当场毙命的蛊雕,不知为何竟然又重新活了过来。
它们蜂蛹着朝降府府主夫人飞了过来,以头顶如鹿茸一样的长角,向着其人顶了过来。
蛊雕的那对长角威力不凡,当它们与降府府主夫人的法华相接触时。
降府府主夫人的法华,马上就出现了裂纹。
仅仅只是被蛊雕的长角顶到了三次,降府府主夫人的法华便彻底崩散。
面对这种情况,降府府主夫人心中大惊。
以逼近圣胎境的实力,降府府主夫人的法华比一般的圆觉境修士厚的多。
然而即便如此,却禁不住蛊雕的长角攻击。
眼前这妖物体型看似娇小,然而在它们的体内,却蕴藏了极其惊人的力量。
不过,此时降府府主夫人已经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因为法华破碎之后,那大群蛊雕已经朝她的本体逼近了。
面对这种情况,降府府主夫人不敢怠慢,她直接开启了报身能力。
那些蛊雕可不管这么多,它们接近降府府主夫人之后,直接用那弯弯的喙去啄对方。
降府府主夫人身为魂道修士,她的报身能力自然也与流派相互呼应。
她的魂道报身名为魂环,这个报身能力对付单个敌人乏善可陈。
然而,一旦进入群战,魂环便能展现出惊人的威力。
只要敌人接触到魂环报身,魂环就能够在一瞬间,将敌人的神魂相互置换。
之前就已经提过了,就像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一般,肉身和神魂是一对一相互匹配的。
如果贸然更换身体,最后只能是神魂与身体不兼容。
这种不匹配,别说是操纵身体自行活动了。
甚至就连呼吸都无法自如控制,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消亡。
只要神念足够强大,夺舍看起来谁都能做。
然而,其他流派的修士想要成功占据其他人的身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有能够调整神魂波动的魂道修士,才真正拥有夺舍他人的资本。
简而言之,夺舍不是谁都能做的。
有此前提,回过头来再看魂环报身的能力。
直接将攻击目标的神魂置换,完全就是一击必杀的强悍手段。
被置换了神魂的敌人,在无法控制肉身的情况下,直接慢慢等死。
很快,啄向降府府主夫人的蛊雕就僵硬着身体,直接从空中摔了下去。
魂环报身的威力,已经开始逐渐显现了出来。
不过,有之前心力失手的先例,降府府主夫人也不敢再放松警惕了。
事实证明,她保持警惕之心,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只见那些被魂环置换了神魂的蛊雕,不一会儿,竟然从僵直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这种情况简直和刚才如出一辙,降府府主夫人也搞不明白,这些蛊雕为什么会具有如此神通。
这些蛊雕就好像杀不死一般,它们如乌云一般,将降府府主夫人团团围住。
在那彷如婴儿一般的叫声中,这些蛊雕头顶的长角开始放出光芒。
接着,这些蛊雕如箭一般,朝着降府府主夫人猛冲而去。
降府府主夫人看到这种阵仗,也意识到了不妙。
她本能的想要避让大群蛊雕,不让它们靠近。
然而,她的水属性能力根本无法对这些蛊雕奏效。
魂环报身虽然让前赴后继的蛊雕坠落不少,但是这些蛊雕实在是太多了。
即便是魂环报身,也无法完全兼顾到。
就在这时,一只蛊雕刚好没有被魂环报身置换神魂。
只见它在接近降府府主夫人的手臂之后,就好像鱼儿入水一般。
直接无视了降府府主夫人身体之外的报身能力,一头扎入了降府府主夫人的手臂。
看到这一幕,降府府主夫人不禁花容失色。
她能够感觉到,那只蛊雕正在她的皮下不断地啃食她的血肉。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降府府主夫人将心一横,直接激发了体内的天地元气。
伴随着体内天地元气骤然爆发,降府府主夫人的手臂轰然爆裂。
舍弃了一条手臂,固然摆脱了飞入体内的蛊雕。
但是,降府府主夫人也被牵扯了一部分心神。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只蛊雕躲过了神魂置换接近了其人。
而这一只蛊雕的位置,乃是降府府主夫人的心脏处。
如果让这只蛊雕飞入心脏,那降府府主夫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之前,那些被蛊雕在体内筑巢的凡人,就是降府府主夫人的前车之鉴。
然而这个时候,降府府主夫人根本来不及阻止那只蛊雕的接近。
眨眼的功夫,那只蛊雕的前半身。
已经飞入了降府府主夫人的胸口,只有后半身还留在外面。
而降府府主夫人,只能绝望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在她的眼前。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只手臂突然飞速的探了过来。
一把揪住那只蛊雕,并将它从降府府主夫人的体内扯了出来。
毫无疑问,这出手之人正是师弋。
看到师弋伸出援助之手,降府府主夫人不禁面露感激之色。
对于师弋而言,此举再正常不过了。
两人既然选择同行前来域外之地,师弋自然不可能看着对方死在自己面前。
在抓住那只蛊雕之后,师弋手上猛得一用力,直接将那蛊雕给活活捏死了。
不过,师弋并没有把那蛊雕的尸体丢掉。
此时,师弋的心中还有一个想法需要验证。
不过片刻,师弋手中的那只蛊雕的尸体,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原本已经死亡的蛊雕,它的身体竟然开始微微颤抖。
被师弋给捏碎的骨头,则不断地开始重塑。
没错,这只蛊雕就像先前一般,正在快速的重生。
面对这种情况,降府府主夫人自然是一脸懵比。
然而,师弋的心中却不断串联着某些事情。
不死树、不死果、不死术、不死人,这些上古之时的秘闻。
与此时师弋手上,正在不断重生的蛊雕实在是太相似了。
它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如果往深了想,上古之时绝地天通计划的实施,会不会也与此事有关呢。
这个发现让师弋的心中震动不已,师弋甚至不敢再继续揣测下去。
反正,自己已经到达了域外之地。
随着不断深入了解此地,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现在最优先要处理的,乃是眼前的这些蛊雕。
一念及此,师弋将心中的不安强压了下去。
这个时候,躁动的蛊雕将师弋也纳入了攻击目标。
面对这些蛊雕,师弋坚毅的面庞始终没有什么变化。
只见师弋两手用力一撮,直接将手中那只正在不断重生的蛊雕碾成了飞灰。
接着,师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如果此时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师弋不止闭上了双眼,就连口耳三窍也一同封闭了。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被师弋完全封闭的鼻窍瞬间打开了。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师弋的鼻窍就带起了阵阵风雷之声。
常言道,鼻乃肺之苗。
肺的呼吸之能,可以说大半都是由鼻窍来实现的。
正因为如此,鼻窍可以看做是肺的延伸。
肺是五行金属性的代表,鼻窍同样具备金属性特性。
只是,鼻窍这个金属性特性,实在是太微弱了。
绝大部分修士,基本都无法支配鼻窍这个金属**官。
曾经的师弋同样无法做到,然而自从得到欢兜血脉之后,这种不可能便化为了可能。
欢兜血脉对应着四罪当中的混沌,而混沌力量的源泉,正来自于七窍。
七窍当中的每一窍,都能够在欢兜血脉的增幅之下,获得极为强大的能力。
不过,七窍出则混沌死。
一旦七窍同时开启,欢兜血脉的持有者,就会于一瞬间暴毙。
正因为如此,在一般状态下,师弋都在或主动或被动的限制自己的五感。
而随着限制程度和时间长短的不同,一旦解开封印,对应的窍穴就会爆发出难以估量的威力。
就好像现在一般,随着师弋鼻窍封印被解除。
伴随着风雷之声,金属性冠绝五行的爆发力完全显现了出来。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强横的气流从师弋的鼻窍当中四散而出。
那掀起的气流,将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护在了中间。
周围涌来的蛊雕,仗着可以重生的特性,直接朝着气罩冲了过来。
然而,这一次它们错了。
当蛊雕们一头撞在气罩上的时候,锋锐的气流直接将它们的身体绞了个粉碎。
一瞬间,在场的蛊雕就少了三分之二。
身体化为齑粉,就算它们可以无限次重生也都是白搭。
但凡活物皆有畏死之心,眼见同伴一瞬间死了这么多,这些蛊雕也知道师弋不好惹。
紧接着,它们便哄叫着打算逃离此地。
利用神念察觉到这群欺软怕硬的蛊雕打算离开,师弋在心中不禁冷笑。
面对这群吃人的妖物,师弋说什么也不可能轻易的放了它们。
随着师弋的鼻腔中传出一声冷哼,护在外围的气罩轰然炸开。
罡风夹杂着大量气刃,以二人为中心,向着周围不断扩散。
那些蛊雕尚未逃出太远,直接被气刃追上。
锋锐无比的气刃,瞬间就将它们的身体切成了一堆碎肉。
随着罡风一吹,剩下的蛊雕连渣都没有剩下。
眼见蛊雕已经被清理干净,降府府主夫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师弋在此,她今天恐怕就不是失去一只手那么简单了。
不过,对师弋感激之余,降府府主夫人更震惊于师弋的实力。
师弋拿到赝胎一共也不过七十年的时间,而降府府主夫人吞下赝胎,已经有数千年之久。
这一次的遭遇,让降府府主夫人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挫败感。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毕竟魂道本来就不是那种,冲到台前与人争雄的流派。
魂道是一个需要苟命的流派,利用分魂与敌人慢慢耗,才是魂道修士该做的事情。
凭借各流派分魂相互配合,魂道修士能够掌握非常多的杀手锏。
以灵活多变的手段,将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降府府主夫人毕竟是活久见的老妖婆,她很快就将心中的挫败感压了下去。
降府府主夫人看着师弋,走向了那群凡人的尸体。
于是她快步跟了上去,一脸媚笑的对师弋说道:
“多谢道友施以援手,刚才那阵仗可是把奴家给吓坏了。”
降府府主夫人说罢,本以为师弋会给她些反应。
可惜,师弋只是自顾自的向前走。
根本就没有搭理降府府主夫人,只留下她一人在那里尴尬的傻笑。
不过,师弋倒不是有意致对方难堪的。
此时,师弋只有鼻窍畅通,其他五窍全部都在封闭状态。
这种状态之下,师弋自然听不到降府府主夫人的话语。
师弋凭感觉走到了那些凡人的尸体旁,随着一道气息从师弋的鼻腔中涌出,那些尸体全都化为了飞灰。
人死如灯灭,修真者虽然不信来生。
但是生而为人,死后尸体至少不该被一群畜生羞辱。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重新封闭了鼻窍,并睁开了眼睛。
“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没想到在这里断了。
不知我们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
经过了刚才的尴尬,降府府主夫人也不想再自讨没趣,于是她一脸正色的对师弋问道。
师弋虽然是追着金属性螟虫的位置前进的,但是对降府府主夫人,却不能这么说。
略一思索,师弋指着身侧的河流开口说道:
“蛊雕这种妖物向来逐水而居,而它们的主要捕食对象就是人类。
既然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它们,那就说明周围肯定有人类聚落。
我们不妨沿着上游找找看吧,毕竟凡人也离不开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