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戰婿無雙 愛下-第417章 暴雨將至閲讀

戰婿無雙
小說推薦戰婿無雙战婿无双
顾尘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夜王!”
夜王到底是谁的人?
但是现在顾尘唯一弄清楚了的一点就是夜王和天子绝对逃不了关系。
尤其是这种毒,顾尘只在天子那里见识过,和天子作对的政敌基本都是死于这种毒。
曾经有一个天子的政敌被下了这种毒之后,曾经来找过顾尘,希望顾尘能救他。
但是等到他找到顾尘的时候已经晚了。
顾尘连针灸都没有办法给他做。
在他的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脓水。
而这股黑色的脓水即使是顾尘的银针都能被腐蚀。
那得是多么可怕而剧烈的毒。
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化为一滩脓水,最后变成一堆散发着腐烂气息的恶臭肉堆。
而且一直到最后变成了腐烂的肉堆,他都还没死。
在见证了天子这样可怕的手段后,顾尘就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不会和天子交好了。
不论是天子怎么和顾尘示好都没有用,只要顾尘想到了那人临死前的惨状,顾尘就在心中忍不住一阵恶寒。
还好,现在的顾尘比起一开始学会医术的时候强大多了。
面对这种毒也不再会像是当初一样无能为力了。
用银针引导内力,将所有的毒素都推到了顾尘给陈远开的一个小口上,一股黑色的散发着腥臭味的脓液从伤口处冲了出来。
“唔。”
在闻到了这股味道的时候,林依萍就吐了出来。
这简直是林依萍一声中闻到过的最臭的东西。
毒素被顾尘逼出来之后,陈远缓缓的张开了眼睛,看着顾尘,用虚弱的声音说:“兰,兰儿。。。的。。女。。婿,快,快。。。去,救。。救兰。。。儿。”
说完陈远就闭上了眼睛。
顾尘看了一眼一边的林依萍,是林依萍哭着求着顾尘救的陈远。
然而在顾尘救醒了陈远之后,陈远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让顾尘快去救凤巧兰。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而且最让顾尘感到讽刺的是,即使是陈远都这么说了,林依萍却依旧能笑着抓住陈远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哭着笑着说:“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顾尘叹了一口气,也没有继续参与他们家事的兴趣,转身离开了。
凉亭内,一竹椅,一人。
流水声潺潺。
天子看着缓缓流过的山水喷泉,惬意的摇着竹椅说:“很好,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
“是!”
络腮胡的声音从天子的背后传来。
“顾尘啊顾尘,你还是露出了太多的破绽了。”
“来人,给我备车。”
一个侍卫立刻从黑暗中显现,半跪在地。
“大人要去哪?”
天子一声轻笑。
“去温家,抓人!”
“是!”
不一会,一队浩浩荡荡的红旗车队就从天子的暂行行宫内开了出去。
一个犹如鬼魅般的瘦高人影从路边闪过。
待到天子注视过去时,早就已经没有了人影。
黑暗中,幽鬼的身影显现了,看着远去的车队发出一声诡笑。
“乌刀,他还是耐不住的出动了。”
“呵呵,这次就让我们来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猎人吧。”
乌刀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看向了一边呆坐着的女人,眼神中少有的出现了柔情。
“放心吧,我很快就会为你报仇的,妹妹。”
而此时处于风暴中心的温家还浑然不觉,只有温石看了看远处越来越近的乌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是不是快下雨了啊。”
“果然暴风雨前的时候是最安静的时候啊。”
江辰看着电视机里正在播报的天气预报。
“一场百年不遇的剧烈暴雨正在慢慢的接近杭城,请各位市民呆在家中不要随意的走动。”
陆欣复读这电视机上的内容回过头对着江辰说:“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江辰笑了笑,把陆欣抱在了怀中安慰着陆欣说:“只是你的错觉,放心吧,一起都有我在呢。”
“嗯。”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江辰这么说,陆欣还是感觉很是心慌。
透过酒店的落地窗,陆欣喃喃自语道:“天快要下雨了啊。”
童无敌赤着脚丫踩在杭城河边的护栏上,在她的身边是呆着一把雨伞的白魁。
童无敌看着远处的天空,乌云密布。
“门主。”
白魁递过来一把伞,然而童无敌却摆了摆手说:“老朽不需要这种东西。”
“而且,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要躲就能躲得了的。”
白魁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道:“可是宗门的规矩怎么办?”
“要是门主你出山了的话,那边的人不会老实的。”
“规则是给那些不能反抗的人定的,如果自己没有那个实力就自以为的跳出来的话,只不过是在自讨苦吃而已。”
“宗门的规则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反抗不了老朽,所以给老朽设下的虚假的脚链。”
“现在只不过是要给他们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上一课而已。”
一滴雨滴从天空落下,接着是两滴,三滴。
最后这些雨滴飘落在小刀的手上。
赤刀蹲坐在一块墓碑前,一言不发。
小刀看着手中的雨水,忽然开口说道:“下雨了啊。”
“他最喜欢的就是下雨了。”
赤刀低着头说。
“可是我不喜欢雨。”
小刀看着赤刀,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他实现。”
窗外的雨滴飞到了温漫雪的脸上,一阵冰凉的感觉,这让温漫雪一下子就回过了神来。
妙趣橫生小說 戰婿無雙笔趣-第417章 暴雨將至推薦
“下雨了。”
然而温漫雪心中还想着一件事情,为什么顾尘还没有回来。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一辆忽然从外面驶过的黑色面包车让温漫雪吓了一跳。
接着,一阵连贯的敲门声音传来了。
有人在敲着家门。
温漫雪没有第一时间去开门,已经被绑架了许多次的她不确定外面的人是好是坏。
敲门的人很显然很有耐心,依然保持着稳定的次数,不停的敲着门。
温漫雪则默默的看着门口,除了敲门的咚咚声音之外,再在没有别的声音。
这是一种说不明白的诡异。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