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第九十四章:第五十三支本壘打!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克里斯学长让他做好准备做好准备?
老实说,张寒是有些意外的。
他阅读比赛的能力,在整个青道高中棒球队里,应该不算差。
就他自己的看法,只要克里斯和泽村这对师徒,能够稳住局势。
场上这些三年级的学长们,应该能够战胜眼前的对手才对。
或许过程不是很轻松,但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些三年级的学长们,都是一天天练出来的。
他们基础扎实,实力稳健。
湘南学园虽然都是由天才选手构成的,但他们组成的时间还短,主力基本上都是二年级的选手,甚至还有一年级的小毛头。
这样一支队伍,如果打出气势,找到对方的弱点,的确很有可能发挥出让人震惊的实力。
可他们面对青道高中棒球队那些基础扎实的三年级选手,那些每天加练到晚上九点的学长们。
恐怕没那么容易找到机会。
场上这些三年级的学长,也不会轻易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做好准备吧!别忘了,明天是决赛。”
克里斯一眼就看到了张寒的想法,开口提醒道。
张寒点头。
他一开始的时候,的确钻了牛角尖,而且也有些一厢情愿。
毕竟场上这些三年级的学长,好不容易捞到了上场的机会,张寒还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尽兴的。
只不过考虑到明天的比赛,站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立场上,他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打赢这场比赛。
他们的任务,不仅要打赢比赛,同时还要尽可能的保留体力和实力。
以避免在半决赛里消耗过大,等决赛的时候阴沟里翻船。
这个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显然已经把冠军奖杯,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们绝对没有办法容忍,任何人染指。
“我明白了,我会随时准备好的。”
“你光是去准备,就足以给那些家伙造成影响了。”
克里斯笑道。
张寒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还是学长您老奸巨猾。”
“你可以换一个形容词的。”
受到夸奖的克里斯,似乎并不怎么开心。
不过张也不介意,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拿起球棒,准备到一旁热身。
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小伙伴,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放在了张寒身上。
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绝对核心,他这个冷板凳选手,突然间站出来热身。
给观众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时候,可是刚好轮到青道高中棒球队进攻。
打击区上站着的,还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第四棒,结城哲也。
他是有很大概率拿下安打的,他身后的混血帅哥克里斯,之前也曾露了一手精湛的打击实力,让观众非常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
这个时候,张寒再去热身……
看台上,那些支持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眼圈都红了。
激动的!
他们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几个青道高中棒球队最强的打者,能碰出怎样的火花了?
“寒桑,把球打出去吧!”
“就等着看您打击了……”
看台上,这样的叫嚣声,不绝于耳。
湘南学园的选手,就算再怎么冷静克制,他们也不是活神仙,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湘南学园的小伙伴们,先是恶狠狠的盯着看台,对那些叫好的支持者怒目而视。
然后又看向张寒。
看张寒的时候,这些家伙的目光,明显复杂了很多。
他们不是不想解决这个大敌,但只要想到张寒之前的打击成绩,他们心里还是忍不住犯嘀咕。
甚至隐隐有些畏惧。
在两分落后的情况下,遭遇这样的挑战,他们真的能够挺得住吗?
扪心自问,湘南学园的选手,是一点底都没有。
虽然心里都没有底,但是该战斗的时候,他们也不能含糊,硬着头皮也往上冲。
面对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第四棒结城哲也,想到他之前恐怖的挥棒……
要说湘南学园的投捕搭档,心里不忌惮,那怎么可能?
尤其是张寒,如今已经站到了休息区的一旁,开始挥棒。
“嗡!”
他身材高挑,又是个大帅哥,站在那里进行挥棒练习,美得就好像一幅画。
他每一次挥棒,看台上的女球迷,就跟着惊叹。
“哇,好帅呀!”
“你看他的手……”
“这个时候谁还看手,当然是看脸啊!”
湘南学园的选手,就算一个劲儿的劝自己冷静,也没有用。
他们还是不可避免地分散了注意力。
甚至在他们的脑海中,已经模拟出了非常不好的画面。结城打击上二垒,之后是那个混血帅哥上场。
混血帅哥要是能够拿下安打呢,那没什么好说的,人家青道高中棒球队拿下一分。
如果不能的话。
等到青道高中棒球队这场比赛的第六棒打者上场,也就是那个三年级的三垒手。
青道高中棒球队大概率会换人。
他们就不得不在二垒有人的情况下,跟代打上场的张寒对决。
虽说那个时候也可以保送吧。
可一旦保送了他,也就意味着,之后他们不得不在一二垒,甚至一三垒有人的情况下,和青道高中棒球队其他的强者对决。
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而且能够代打上场的,也不是只有张寒一个,青道高中棒球队今天这场比赛可是保留了整整三个主力。
一旦他们发了狠,将这三个主力全都派上场,全都代打……
这种可能性,不时地浮现在湘南学园的选手脑海中,他们想要假装看不到都不行。
这就是张寒!
哪怕他没有上场,也给了对手极大的压力。
落合教练摸着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感慨道:“不愧是全国最顶尖的打者,光是这威慑力,放眼全国就没几个人能够做得到。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原本激怒对方的计划,恐怕也就很难实现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之所以保留三个主力,当然不可能是心血来潮。
片冈监督是有他自己的计划的。
湘南学园的选手,都是在国中时代就已经成名的明星选手,他们每一个实力都非常不凡。
但相应的,这些家伙也都心高气傲。
哪怕他们所在的球队,实力并不是很强,这也并不妨碍,湘南学园的选手目高于顶。
这样一群明星选手聚集在一起,接受的又是职业级别的指导,训练设施也是全国范围内最高标准……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群天赋非凡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不骄傲?
他们有骄傲的资格,也有骄傲的资本。
也正是因为他们拥有这样的心态,当他们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打比赛的时候,看到青道高中棒球队并没有主力全出。
而是在保留了两个明星选手的情况下,跟他们打比赛。
试想这些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们,心里会怎么想?
按照片冈监督的想法,他们肯定会比赛的胜利,这样一来就非常有可能冒进。
现在球场上站着的,都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三年级的选手。
哪怕是硬碰硬,他们的实力也不会比湘南学园差。
如果湘南学园的选手,心态发生了变化。比如说,他们急切的想要拿下胜利。
那么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些三年级的选手,完全可以以逸待劳的,给他们布置陷阱。
针对这一点,片冈监督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只要对方冒进,他们就有很大的把握拿下比赛胜利,而且还是比较轻松的拿下胜利。
片冈监督的计策很好,但是他算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在接连打败了压在他们头上的那三座高山以后,早已经今非昔比。
他们是最有可能拿下全国冠军的队伍。
而且基本上所有人都公认,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是最有实力的一支队伍。
哪怕半决赛里,巨魔大藤卷和白龙高校都展现出了压倒性的力量。
但是考虑到他们的对手,以及他们对手当时的状态,现在所有人依然坚定地认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实力是最强的。
人家湘南学园的选手,看到青道高中棒球队保留两个明星选手,是有些生气。
但生气归生气,他们自己也认为,青道高中棒球队在这个时候选择保留两个明星选手,是可以的。
毕竟他们要准备决赛,而且也要让替补的三年级上场。
人家湘南学园的选手,并没有感觉自己被小看,他们甚至非常理解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做法。
这样一来,就比较尴尬了。
尤其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还领先,不仅比分领先了两分,局势上也占据着优势。
片冈监督再想用之前的计策,来套路湘南学园的选手,显然已经没可能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片冈监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
“全力以赴也挺好!尽快拿下比赛胜利吧!”
计策没有成功,他们再怎么懊恼也没用。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尽快的锁定胜局。
光靠场上的这些选手,倒不是做不到这一点。
只不过做到的过程中,他们免不了也要付出一些代价,而且代价还不小。
这就不是片冈监督能够接受的了。
克里斯劝张寒去热身,片冈监督也没有说什么。
显然他也有了换人的心思。
不过换人的时机嘛,那就要好好琢磨一番了。
张寒对湘南学园的伤害太大,上次比赛的时候,差点儿没把湘南学园的选手给坑死。
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跟张寒正面对决的。
所以必须要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
球场上。
投手和打者的对决,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
湘南学园的选手,对结城哲也忌惮的不得了。再加上张寒在休息区的一侧,一个劲的做挥棒练习。
这让他们不能不多想?
是不是青道高中棒球队,随时都有可能把那个祸害给派上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就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他们现在的局势了。
在对付结城哲也的时候,湘南学园的选手,明显有些投鼠忌器。
看起来,完全放不开。
甚至有两球,直接投到了好球带之外,变成了坏球。
投手状态不好,失误频出。
这要是放在一般的打者身上,估计眼珠子早红了,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球打出去了。
但是结城哲也,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动一点。
他就好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如果不是能够听到他的呼吸声,担任捕手的秋山,恐怕都要忍不住怀疑,现在正在跟他们对决的是一块石头,而并非一个人了。
“这家伙等待打击的姿势,太烦人了!”
他们明明都已经放好了鱼钩,鱼钩上挂满了鱼饵。
虽说不指望,一定能够解决眼前这个怪物。
但你最起码给点反应啊?
你这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让投手还怎么干?
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出手的机会。
“只能硬碰硬了吗?”
“还是说,现在就要把隐藏的球路拿出来?”
为了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比赛,湘南学园自然也做了一些准备。
秋山看了一眼,正在做挥棒练习的张寒。
解决那个家伙,明显比解决眼前的结城哲也,要更加划算。
青道高中棒球队在这个时候让张寒热身,他们的目的其实明摆着,就是想要依靠张寒的打击来改变局势。
两分的领先已经满足不了青道,这样激烈争斗的比赛结束,他们都没有办法接受。
所以他们肯定会采取行动,而且是非常果决干脆的行动。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必要的时刻派张寒上场,然后一锤定音。
如果他们能够在那个时候,漂亮的把张寒给解决掉。
那对他们而言,简直太棒了!
甚至能够让他们逆转现在不利的局势。
一旦对结城哲也使用,张寒就有了心理准备……
秋山犹豫了半天,最终没有把压箱底的投球拿出来,而是果断的利用外野来决胜负。
“如果他要上,那就上好了!”
反正都已经做好准备,他们也不是那么在乎。
“嗖!”
白色的棒球,呼啸而出。
看着飞来的棒球,结城哲也不再犹豫,拉开架势,果断打击出手。
“轰!”
他在挥动球棒的时候,整个打击区,都充满了挥棒的轰鸣声。
等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色的棒球就已经被打了出去。
“乒!”
被打飞的棒球,越过了一垒手的头顶,在外野落地。
整个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裁判还没有说话,青道棒球队的小伙伴已经欢呼起来。
“队长!”
“不愧是结城前辈,每次打击都是教科书级别的。”
他们有理由激动,更有理由心潮澎湃。
这一球打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在湘南学园的选手们反应过来之前,白色的小球已经飞了出去,而且是落在一垒手的身后。
这可是典型的长打路线。
虽然棒球的落点并不远,但因为这是一垒手的身后,跑者完全有可能跑上二垒,甚至是三垒。
能有这么一个开门红,他们在之后拿下分数的概率,肯定会大幅度上涨。
毕竟克里斯学长,妲己实力也是非常不凡的。
结城哲也撒开手中的球棒,一路跑上了一垒。
到了一垒,他原本也没有打算停止,而是想要继续前进。
可就在这个时候,被打出去的棒球飞了回来。
“啪!”
湘南学园的二垒手,接住了这一球。
如果结城哲也继续前进的话,他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拦在那里。
结城哲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也是一片哗然。
“他们的外野手,怎么可能在那里?”
那可不是常规的守备范围。
不然的话,人们也不会管一垒手的身后,叫做长打位置了。
“应该是一早就过去了!那些家伙铁了心用外角球对决,肯定提前做好了准备。”
他们的准备,不仅是为了直接接杀。
如果没有办法接杀的话,也要提前把那一球给拦下来。
“还真够难缠的。”
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最初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有些不甘心。
这原本是一个二垒长打甚至是三垒打。
他们实在没有办法接受,最终结城哲也队长只能停留在一垒。
但是没有办法,这个就是现实。
虽然比赛到现在,他们一直占据了优势,不仅是比分上的还有局势上的。
但是经过了一年半成长的湘南学园,也不是学校刚刚组建时的小毛头了。
这些明星选手,已经渐渐融合成了一个整体,开始具备了豪门的威严。
以至于现在很多媒体,在说起湘南学园的时候,已经不会有黑马两个字来形容他们了。
要知道他们可是彻头彻尾的黑马,棒球队组建到现在,也就两年的时间而已。
张寒在国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找不到不要择校费的学校,还差点没去湘南。
但因为他们成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再加上他们球队里,都是一些有名有号的明星选手。
以至于人们都已经完全忽略掉了他们的黑马身份。
这本身也是实力的一种象征。
面对这样一支队伍,青道高中棒球队也没有办法为所欲为。
哪怕是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
“还挺难缠的。”
“关东大会碰到他们的时候,没这么难缠吧?”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谈起这个熟悉的对手,也是感慨的不得了。
毕竟在他们的记忆里,湘南学园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跟他们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青道高中棒球队,几乎轻松拿下比赛的胜利。
“别天真了!我们在关东大会上碰到的是神奈川的亚军。我们现在碰到的,是甲子园的四强。”
都说旁观者清。
今天当了冷板凳选手的御幸一也,脑子非常的清醒。
他很容易就看出了分别。
别看同样是以前那些对手,同样是那些人。
但是他们所爆发出来的实力,跟三个月前比起来,已经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了。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跟青道高中棒球队估计也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不是他们在关东大赛里,把湘南学园压制的那么惨,估计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比赛继续。
这个时候站上打击区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今天这场比赛的第五棒克里斯。
他站上打击区以后,直接把除了短打的造型。
其实克里斯是可以正常打击的,甚至有一定的概率拿下安打。
但是他却并没有那么做,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做出了预演。
张寒热身,不可能一直热下去。
所以这一轮的打击,他肯定要上场。
虽说他没有上场的时候,对湘南学园的影响也不小。
热身的他,就好像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湘南学园的选手头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
但只要这一局,张寒没有真正上场打击,他的威胁,就是虚张声势。
湘南学园的这些家伙,非常的聪明,也非常的警觉。
一旦让他们发现,张寒只是在虚张声势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再受影响。
甚至有可能适得其反,让他们燃起斗志。
毕竟青道高中棒球队为什么虚张声势?这种事是经不住琢磨的。
青道高中棒球队会虚张声势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已经感到了威胁,而且是巨大的威胁。
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这要是让湘南学园的选手知道了,本来被压制士气不高的他们,很有可能士气暴涨。
他们甚至有可能感觉,所谓的青道高中棒球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真到了那一步,比赛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谁也猜不出来。
所以克里斯认为,张寒一定要上场。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拿下安打。
那局面就是无人出局,一三垒有人。
张寒上场打击的话,湘南学园的选手会怎么选择?
将心比心,如果克里斯是湘南学园的捕手,或者投手。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使用四坏球保送。
而且是敬远的四坏球。
采用满垒策略,对付青道高中棒球队下一棒的打者。
虽说这么做,同样存在着非常高的风险。
满垒的情况下,一旦被拿下安打,丢的往往就不是一分了。
很有可能是两分,甚至三分。
但那也比跟张寒正面对决要好。
湘南学园的选手,没有办法在落后两分的情况下,在无人出局,一三垒有人的情况下,跟张寒正面对决。
垒包上,只能有一个人。
这是湘南学园的选手,能够接受的极限。
而且即便是这样,他们跟张寒正面对决的概率也不是百分之百。
但这毫无疑问,是这一局比赛里,唯一合适的机会了。
“乒!”
克里斯使用了短打,选择将结城哲也,保送到二垒。
他自己肯定是出局了,好在保送没有出什么问题,结城哲也顺利的跑到了二垒。
“青道高中棒球队,请求换人,带打张寒上场。”
张寒顶替了增子透,站上打击区。
因为张寒最近两场比赛,一直都客串三垒手,原本的三垒手增子学长,上场的时间被压缩了。
虽说这都是监督的安排,跟张寒本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可从来没有请求过片冈监督,或者是球队里的其他教练,让他当三垒手。
但是每次看到增子学长幽怨的小眼神,想他一个大男人,委屈巴巴的。
张寒还是有点儿尴尬。
尤其是现在,两人交换位置。
增子学长之前指打击了一轮,还没来得及熟悉对方的球路,没来得及展现实力。
这个时候就被换了下去。
实在是有些,可怜。
张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
就在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增子学长突然召唤他。
“嗯?”
张寒抬头。
“拜托你了!我们要赢!”
这八个字,仿佛有万斤的重量,压在了张寒的身上。
他看着眼前的增子透,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我会的!”
如果有可能,他一定会把球打出去。
被替换下去的学长,眼睛里有不甘心,但没有任何的怨恨。
他是真心希望比赛能赢,希望球队可以一直赢下去。
面对这样的学长,张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能全力以赴的,把飞来的棒球打出去。
一人出局,二垒有人。
张寒在这个时候站上了打击区。
为了给张寒增加对决的机会,休息区里的小伙伴儿也没有闲着,御幸一也直接跑到了休息区的一旁,开始做挥棒练习。
看起来他也要上场代打。
“我靠,青道高中棒球队已经按耐不住了吗?”
“明明是他们领先啊!”
“明天就是决赛了,他们怎么可能一直在这里消耗下去,有行动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张寒是三垒手,他顶替三垒手情有可原。御幸一也能够打外野手吗?”
“那有什么难的,就他的棒球技术,在外野当一个接球员,还不是轻轻松松。”
“而且他的臂力不错,回传球没准儿很犀利呢。”
球迷们在讨论御幸一也当外野手的可能性。
湘南学园的选手,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目的,也是一清二楚。
“想要逼我们跟张寒正面对决吗?”
青道高中棒球队为了做到这一点,可谓是煞费苦心。
打击不错的混血帅哥克里斯,直接牺牲了自己,放弃了正面对决的机会。
御幸一也,又在那里虎视眈眈。
一旦他们放弃跟张寒的正面对决,那就不得不在一二垒有人的情况下,和御幸一也正面对决。
只要垒包上有跑者,那家伙的安打成功率,可是高的吓人。
这还不算完……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现在担任替补的选手,还有一个非常稳健的打者。
御幸出了意外,依旧可以有人补上。
总而言之一句话。
他们逃避跟张寒正面对决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虽说跟张寒对决,也存在着不小的风险,但张寒也不是神仙,他也不是没有打击失误过。
相比之下,跟张寒正面对决,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青道高中棒球队之所以这么做,给张寒保驾护航,就是因为他们百分之百的相信张寒的能力。
不管是克里斯,还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其他人,他们都相信张寒一定能够拿下分数,并且深信不疑。
湘南学园的选手,在这个时候真有一种冲动,那就是将张寒给保送掉。
你们不是希望我们跟张寒正面对决吗?
偏偏就不让你们称心。
但是不行。
首先保送了张寒以后,他们所面临的局面不会有太大的改变,甚至有可能更危险。
除此之外,还有士气方面的影响。
他们已经落后两分了,在这个时候逃避正面对决,精气神肯定要丢掉一部分。
本身实力差一点,士气再跟不上的话,比赛还怎么打?
这让湘南学园的选手,非常的憋屈。
就好像对方给他们设计好了圈套,他们非要往圈套里钻一样。
这是一件让人特别窝火的事情。
秋山冷哼一声。
“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屈服,就能打赢我们吗?太天真了!”
“既然你们非要正面对决,那就正面对决好了。我们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张寒在打击区上虎视眈眈。
球迷们也非常好奇,在二垒有人的情况下,湘南学园的选手,敢不敢跟张寒正面对决?
就在人们猜测的时候,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投手丘上的青木,直接投球出手。
那一球看起来有些高了,明显偏离了好球带。
看台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眼睛里的笑意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
“这也太没种了!”
“应该是太紧张了吧?”
你就在人们议论的时候,那颗看起来仿佛儿戏一样的球,在空中不断坠落,最终竟然擦着好球带上方的边线,坠落进了捕手的手套。
“啪!”
棒球进入秋山手套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
然后他们一块儿看向主裁判。
张寒身材修长,尤其是腿。
他的膝盖跟手肘,也就是好球带上方的位置,宽度是很大的。
这一球放在别人身上,大概率是坏球。
但是放在张寒的身上,就成了好球,而且是没有办法出手的好球。
“好球!”
主裁判也做出了判罚。
这个结果,在大家的预料之中。
毕竟棒球在经过本垒上方的时候,是坠入了好球带的。
所以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都是一颗好球,而且是一颗标准的好球。
最可气的是,这是一颗打者,没有办法出手的好球。
那个位置,如果打者想要打到的话,只能把自己手中的球棒往上抬。
在那种情况下,打者能够碰到球就已经不容易了,根本就不可能打出去。
看台上一片哗然。
“没有办法出手的球!”
“真没有想到,现在的高中生里,竟然还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没有办法出手就不难理解。
但是大和田秋子很好奇,“有一个投手,如果能把所有的球都投这个样子,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当然不是。”
富士夫眼中的惊讶,还没有消退。
显然青木的投球,让他非常震惊。
“一个投手是不可能把所有的球都计算这么精准的,就算他身体支撑得住,他的精神也受不了。所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投手,可以用这种球当主要球路来投。但是作为出奇制胜的奇招,用来对付一两个特定选手还是可以的。”
“再者说,这种球也不是完全的无敌。虽然号称是无法出手的球,但是在大联盟的球场上,也曾经有天才选手把球打出去过。”
“如果有人做得到,那是不是意味着张寒也能做得到?”
大和田秋子满脸希冀的问道。
富士夫苦笑着摇摇头:“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像张寒这样的年轻选手应该没有听说过。”
这种突然出现的无法出手的球。
对于打者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富士夫几乎可以猜得到,接下来张寒会陷入怎样的困境。
面对这样的球,他真的很难出手。
就在富士夫这么想的时候,青木的第2球投了出来。
全场鸦雀无声。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一球,看起来特别滑稽可笑的一球。
在经过本垒上方的时候,下坠进入好球带。
张寒没有出手。
“啪!”
“好球!!”
被称为甲子园最强怪物,正在冲击历史纪录的张寒,就这么被追逼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但这就是现实。
面对这种从好球带上方坠进好球带的球,打者实在是太难出手了。
看得出来,青木投的也不轻松。
控制这样的球,一点儿都不能着急,一旦你着急,投球就有可能失误。
偏差一点。
这种无法出手的球,就变成了笑话。
不是变成高飞的坏球,就会变成偏正中的好球。
有很大的概率,会被直接打出去。
青木的运气不错,接连两球,都投的恰到好处。
尤其是张寒没有出手的机会。
看着这样一个在打击区上无所不能的怪物,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棒球从他眼前飞过。
青木就感觉特别的畅快。
秋山也一样。
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闷气,重新蹲下身子,张开手套。
“已经两好球领先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球。”
精心准备了这么久,这一次杀招终于派上用场了。
只要能够解决张寒,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整个打击阵容,势必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甚至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对于湘南学园的小伙伴来说,这种无法出手的球出现,同样会给青道高中棒球代表队,带来极大的影响。
他们会时时刻刻都提防这种球。
只要能够做到这一步,今天这场比赛他们就已经赢了一半。
别看他们现在两分落后,但是没有关系。
只要能够将这种球发挥威力,在接下来的比赛过程中,他们会把比分追回来,甚至是反超。
青木也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谋划了这么久,找到了这么合适的一个时机。
为了等待这一刻,甚至不得不丢掉两分。
好在一切都值得。
从这一刻开始,从这一球开始,整个比赛的局势,都要被改写。
“嗖!”
这是第三球。
这一球的速度,不是很快顶多也就是一百三十公里左右。
棒球投的很高,明显的偏离了好球带。
如果不看最后的结果,单纯看这一球,简直就跟笑话一样。
但就是这看起来仿佛笑话的一球,让整个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布满了寒霜。
他们原本还野心勃勃的,想要尽快结束掉比赛。
为此不惜使了计策。
没想到人家湘南学园,直接将计就计。
利用他们的计策,反将了他们一军。
这样一来,所有的情况都发生了改变。
如果张寒从这里被解决,如果他们这一局没有办法得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有些不愿意想下去。
看台上,那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也是鸦雀无声。
他们虽然没有上场比赛,但是他们感受到了张寒的压力。
他们感受到了,湘南学园这支队伍,爆发出来的力量。
棒球在进入本领上方的时候,下坠。
路线跟之前一模一样。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心里都明白,这种球是没有办法出手的。
即便勉强把球碰出去了,效果也不会好。
“完了!”
就在他们万念俱灰的时候,打击区上的张寒,突然间长高了十公分。
莫名其妙的,突然就高了十公分。
原本从高处坠落下来,让他没有办法出手的球,现在便成了正中上方的普通下坠球。
张寒平推球棒,挥棒出手。
“嗡!”
捕手位置上的秋山,看着眼前高大的张寒,瞳孔一下子瞪得特别大。
他怎么会突然长高这么多?
不等秋山想明白。
球棒已经狠狠的击打在白色的小球上,并将那颗白色的小球,给狠狠的带飞了出去。
“嗖!”
棒球飞来的速度慢,飞出去的速度却快到了极致。
在天空中画了一道弧线,直接砸在了外野的看台上。
“飞,飞出去了!!!”
解说员的声音,带着七分惊讶,三分激动。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