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神話版三國討論-第三千七百九十八章 是爆竹嗎?相伴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呃,姬氏不是人这个说法,很早就有了。”文氏沉吟了片刻,没理解教宗的意思,只是接着话茬回答道。
不过随后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看着斯蒂娜询问道,“你说她背后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是什么意思。”
斯蒂娜想了想,文氏可能看不到,于是脑袋探过去,和文氏头碰头,然后将自己看到的东西用秘法传递给了文氏,文氏得以了解之前斯蒂娜看到的那一幕,然后陷入了沉思。
“那个也应该是鲁夫人吧,看起来有些像是在沉睡而已。”文氏想了想开口说道,虽说有些灵异的感觉,但人类毕竟是视觉生物,再加上合着双眼,也没有那种恐怖谷效应,就像个普通的瓷娃娃。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話版三國 墳土荒草-第三千七百九十八章 是爆竹嗎?鑒賞
“不知道啊。”斯蒂娜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以前也见过几次姬湘,但那几次都没发觉姬湘的问题。
“算了,不要管她了,鲁子敬自然会解决的,对方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文氏想了想,也没觉得邪神有什么问题,她和斯蒂娜厮混了太久了,邪神感觉也就那样了,蠢萌蠢萌的。
斯蒂娜沉默了一会儿,有心想要给文氏普及一下自己和姬湘的区别,但话到口中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普及——我其实不算是邪神的,英灵最多是属性接近于邪神,而且我是复数英灵和人类本体的复合体,而姬湘那是一个真正的邪神。
人类能理解这种区别吗?大概不能,大多数的人类都是视觉动物,也许研究人员能理解,但对于文氏而言,她就知道斯蒂娜天天蠢萌蠢萌的让人头疼,外加姬湘还懂医术什么的,和人没有什么区别啊。
所以斯蒂娜从一旁拿了一块枣糕,塞到自己的嘴里,不想解释。
至于鲁肃,鲁肃对付姬湘还是很有经验的,虽说鲁肃戏言世界外侧的老婆要下来了,实际上鲁肃很清楚,并不存在所谓的世界外侧的老婆,姬湘就自己怀里面的这一个。
所谓的世界外侧的老婆,更多是因为邪神力量注入,姬湘超我的限制开始完蛋,再次回归本我的过程,所以这个时候的姬湘就会回归到曾经那种喜欢就是喜欢,纯真而又残忍的状态。
不过这种状态对于鲁肃没什么杀伤力,他本身就是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最多就是头疼于老婆又开始衰退到几年前的状态了,好在只要限制住这种力量的逸散,过段时间有人性的姬湘就又上线了。
只不过像现在这种绳结全部被姬湘薅掉的情况,鲁肃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之前一直以为他老婆是薅不掉这些镇邪结绳的。
毕竟谁听说成功被封印的邪神,不靠外力薅掉了所有的封印,鲁肃潜意识也是这么认为的,然而这次发生的事情给鲁肃提了一个醒,他老婆不是薅不掉绳结,只是以前没有主动薅而已。
“你什么时候能薅掉红头绳串成的绳结的?”鲁肃将眸子都快出水的姬湘安抚好,然后开始给姬湘的两侧的长发系云纹十字。
“唰啦。”姬湘伸手顺着自己的长发一抹,鲁肃系好的云纹十字就被顺下来了,鲁肃陷入了深思,从一开始就能薅下来?
鲁肃从一旁又拿起来一串黑色的头绳,又开始绑,绑了半截,姬湘伸手就薅掉了,然后又开始拿头蹭鲁肃的胸口。
“等等,我拿五色线试试。”鲁肃将头发已经开始缠自己的姬湘按住,伸手从一旁拿了几根五色线,这已经属于最大效果的那种五色线了,鲁肃快速的帮姬湘绑成七连交叉的那种扎发绳结,结果姬湘一伸手就顺着自己的头发薅下来了。
“好了,确定了,这种玩意儿得控制住你的手,不让你手乱薅,镇邪是真的,但是不管是什么类型,你都能薅下来。”鲁肃有些头疼的说道,也就是说之前那么久没发生问题是因为他老婆乖?
姬湘水汪汪的眼珠子看着鲁肃,鲁肃摸了摸良心,先摆平自家老婆,再研究镇邪的事情吧,以前乖乖的不薅,那么现在应该能乖乖的不薅,大致上来讲还是听话的。
等鲁肃将姬湘安抚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毕竟中国古代的婚仪都是从黄昏开始的,所以后面鲁肃也就没过去了。
“子敬跑哪去了?”刘备左右观察了两下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刘备对于司马懿的感官还不错,而且对方刚好在长安结亲,所以刘备也就亲自来了一趟,结果发现政务院的那些人来的很齐全,除了鲁肃和刘晔,刘晔不来,刘备还是知道的,毕竟要有人看场子,可鲁肃不应该不来啊,张春华算是姬湘的学生啊。
“姬医师出了点小问题,被子敬送回去了。”简雍是个有名的段子手,带着某种黄暴的笑容看着刘备,刘备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天被聊死了。
“没什么大问题的,子敬对于这一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玄德公大可放心。”陈曦随口安抚了两句,结果被刘备瞪了两眼,搞得陈曦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话题。
“感觉缺了几个人的样子。”刘备左右看了看之后有些奇怪的询问道,“伯符和公瑾他们呢?”
“伯符说是有事先走了,公瑾在新人送入洞房之后,有些心神不安,就先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神不安。”陈曦随口解释道,“再还有就是经常见到的袁家三老,人在医院,没办法过来。”
“就说怎么感觉少了几个人。”刘备点了点头,“说起来各大世家现在情况如何?扯皮的结果出来了没有。”
“一边扯皮,一边在干,大致就是如此,除了郭氏和王氏他们两家在淡定的吃瓜,其他家族已经开始了运转。”陈曦面无表情的说道,一副自己完全不知道郭氏和王氏干了什么的神情。
实际上大朝会后,司马朗就宣布了编户齐民,然后扣押了大量过新州的人口,各大世家和司马朗的口水战就没停,但各大世家拿不出来明细,也不敢拿出来明细,司马朗能拿出明细,可对面不认。
以至于最后双方就变成了口水战,至于说评理什么的,虽说骂战发生在长安,可双方都默契的没将这事拱到朝堂,所以骂归骂,也就这么一回事儿了,各大世家还要干别的事情,再说从人司马朗那边捞得好处也不少,骂着骂着也就没声了。
这事的发展对于司马孚来说真的挺刺激的,哪怕司马懿之前给司马孚讲解过,但真看到这种销账的方式,司马孚还是有些上头,感情你们以前玩的计谋都是这种类型的计谋,太嚣张了吧。
可这种嚣张的行为,让司马孚莫名的感觉到刺激,太刺激了,相比于不动声色的权谋手段,这种手段让司马孚看清了更多的东西,对于正确的路线有了更多的认知。
当然,也就是现在了,等过段时间司马朗回新州,郭氏和王氏的大军开过去,将新州府衙一围,自己制造账目明细,并且强行搞了一波人口之后,司马孚就更能清楚的认识到,人类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不过就目前来看,司马朗已经平安下场了,虽说有些老家伙觉得郭氏和王氏太平静了,没在这一波吃上肉,居然还这么平静,不符合这两个疯子的状态,但也没太过在意,毕竟是陈子川放的红利,你能奈我何?吃不到算你们倒霉啊!
至于王柔和郭照这段时间这俩人都是一副想要弄个人搞死的神情,故而周围的人都有些敬而远之,毕竟都知道这两家的文化人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普通百姓组成的战斗力。
故而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自家发展前途那么大,何必掺和到这两家的事情里面,万一把自己坑死了那就不好了。
“那就好。”刘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至于培训的问题,你人员和地方组建的如何了?”
“还需要一些时间。”陈曦摇了摇头,“而且这个培训,估计各大世家也会安排一些人手进来,不过这是难免的事情,毕竟这次也算是将他们的力量彻底掏空了,他们也得盯着点了。”
投入的成本小,各大世家当然不在乎,而投入的成本达到了某个极限水平之后,不盯着那真就是脑子问题了。
这不是信不过陈曦的人品,而是某种更为现实的利益,就算是信得过,这些人也难免患得患失,所以直接让他们推举一批人作为监察人员也好,省的陈曦费心。
“这样啊。”刘备点了点头,然后还未等再问,就听到一身沉闷的轰鸣声,与此同时眼尖的世家子都看到了一个倒锥直溜溜的飞往天空,底部喷射出赤红色的熔浆。
“是爆竹吗?”刘备有些奇怪的询问,而后刘备就看到一个金色的人影飞了上去,将倒锥强行接住,下方对应的位置开始出现火光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